我的童年,便是在这小山的鹿蹊碎碧中度过的

观察员 毒舌杂谈 588 0

我的童年,便是在这小山的鹿蹊碎碧中度过的

我家的背面有一座小山。我的童年,便是在这小山的鹿蹊碎碧中度过的。

曾记得,通向山顶的那条幽幽小径。有一条盘旋的小径,直通山顶。

每当我难过之时,就顺着小径往上走,小径有怪石嶙峋,有玲珑花草,我不只要走多远才能到山顶,只是漫无目的的走,偶尔会一朵花低眉,为一片云驻足。

幽幽的碧落,只留下几条云影,在空气空际作霓裳的雅舞。一道阳光,从路旁树叶的缝隙间落下,化作零碎斑驳的光影,在小径间肆意悦动。抬头,低头;睁眼,闭眼。

仿佛小小的我,已有了整个世界。

曾记得,山顶几位每日博弈的老人。一张石桌,一副象棋,1米阳光,便可以填满几位老人的整个冬天。

“呀!大意了!”

“哈!看我将你一军!”

老人们如孩童一样,开着玩笑。小小的我在一旁看着,听着,仿佛那时候,时光的轮盘不再转动,生命定格在此刻。

曾记得,童年那些有教比来的玩伴。往往只需要一个约定,便是一群孩子,一个下午。夏日的烈阳,明晃晃的照着,热风载着孩子们的欢笑声,抚过花草的面颊,捋下几片花瓣。

童年的我们聚在一起拿肯老老实实地走小路上山呢,总是成群结队地往山的背面爬坡上山顶。山背面的坡起初是绿茵茵的草地, 再往里走,却是光秃秃的陡坡了。

陡坡上陷着许多小石块,我们便踩着这些小石块往山上爬。一步,两步,三步,哎哟!我脚下的石头松了,我滚下了山坡,摔的膝盖直流血。

一群同伴们急忙过来扶我。最终大家都爬上了山顶,相互击掌庆祝?

后来,小山上下棋的人渐渐少了,曾经一同玩耍的伙伴有的也渐行渐远。我只能在闲暇时光里到窗边望望那座小山。

阳光依旧在,花草依旧在。

但我的童年,却只能同那个夏日里的微风,一同笼在一个暖洋洋的梦里了。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