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是过去致我落幕的礼物,闲暇时翻弄杂物,于抽屉发现一本笔记,书页泛黄,霉迹斑斑。

很多人对已经流走的过去庄重的仪式感和无法诉诸的缅怀给了他们美化过往的勇气和安慰,所以,面对旧时光、面对陈衰老腐的物什,他们宁愿饰之以光彩的赘述和欺骗自我的夸耀,例如对一本青春时期的笔记,为其冠上“笔墨生香”的代名。

可实际上,岁月已将纸张磨损沤烂,甚至连同自己也在这流年里变得发霉。这也是一种对现实的挣扎,我们用力嘶喊的青春,就这样关在了丝薄扉页里。雨打梨花深闭门。唯有记忆,是我们所谓的时光机器。

我想感谢他们。那些我站在桥上看风景时装饰了我的窗子的人。是他们让我明白成长是从懵懂到切悟、从走马观花到细细珍藏的过程。我很怀念我的语文老师,是她写下“所有的文字都是精灵,建议你把自己的文章收集起来”的批语,让这本匍匐在尘埃里的读书笔记留存至今。

恍然之间泪流满面,我知道我已配不上那些文字,笔笔细腻纤丽,有一种并非出自我手的错觉,散落在岁月的角落。这将是怎样让人艳羡或扼腕叹息的标记。

曾经心高气傲标榜吹嘘的断章,沉入潭底,我明白自己曾深深地活在过往的荣光里,最终一起被深深地埋葬。可是时光给人以痛苦的刺激,不正是为了让我们深味这其中的遗憾和“美好”的溃烂吗?

我开始拼凑残破的文字和残破的青春,以及那些杀伐决断或藕断丝连的感情。这个矛盾组成的世界在不断的矛盾中自相矛盾着。就像曾自恃才高的自己,却每每在几欲下笔时词不达意失了兴味。

看着膝盖一次又一次被裤腿追上,感叹韶光直须怜,在一阵慌乱里怅然若失。很久以后我才明白,成长的况味孤独总是大于快乐,人们害怕失去才会不断去寻找。然而这个在热闹中寂寞的世界总是袖手旁观。

但是,若没有寻找与失去,活着又该是怎样的俗浅与乏味,怎样的薄情与惨白?也许乏善可陈,哲学中关于生命深度的思考本身就是无解的命题。

我不清楚我们的青春将以何种方式给流年一个交代,又将如何成为一个时代的符号受人追捧或诟病。究其漫漫红尘让我们奔赴的不过是一场记忆的葬礼、一块块刻满誓言的墓碑。

至少我们依旧行走在这片时间的荒野,为寻找而失去,在失去中寻找。不管我们生而为人,生而为众生。

破晓的天已明,海鸟的翅膀划破空气。

浪如火舞,白色的帆已启航,我们该出发了。

标签: 翻弄杂物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