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出差没多久,三更半夜有人压我身上

观察员 329 0

杨丽丽今年35岁,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她的父母都是农民。

大学毕业后,杨丽丽就嫁给了自己的师兄高锦明,现如今女儿已经8岁,聪明伶俐、活泼可爱,在市里一所小学上学。

由于工作性质不同,平日里高锦明是需要开车在市区范围内到处跑的,所以接送女儿上下学的任务,顺理成章的就由高锦明完成。

等他们父女俩回到家之后,杨丽丽已经把饭做好了。

吃完晚饭,高锦明洗碗,而杨丽丽则是给女儿洗澡,等所有事情都完成了,一家人才会整整齐齐的坐在沙发上,看会儿电视,或者陪女儿在床上耍闹。

有一次晚上,女儿已经睡下。

杨丽丽洗了澡,敷着面膜,瘫在床上看《阿德勒心理学》,高锦明叫杨丽丽:“去泡杯茶来喝下” 。杨丽丽心里下意识地反应是:纳尼?你要喝茶,凭什么要我来泡?自然是不能去的,就拒绝了高锦明。

好家伙,高锦明便开始发难了……

“孩子睡了,你就飘了啊,一天天早出晚归,叫你干点啥也不愿意,你什么意思啊?”嘿,杨丽丽当时心里就M MP了,还我什么意思,一年到头都是围着孩子转,都没有自己的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这好不容易等到女儿睡下,我就不能解放一下吗?何况也不是出去不三不四瞎浪荡。

杨丽丽越想越气,战斗值马上就要拉满,好在这时候低头看了眼手里的书,瞬间冷静下来了,这书里都说了,一个人的性格特征,心理特点都在幼年时期就形成了,他如今的行为不能怪如今的他,于是杨丽丽本着好好沟通问题,解决事情的态度,撕了面膜洗了脸,坐高锦明旁边说道:“来,咱们好好交流一下。”

经过一番激烈地讨论之后,高锦明一把抱住杨丽丽,把她压在身下,做起了羞羞的事,事后高锦明自己去泡了一杯茶。

两人的生活虽平淡但也幸福,更何况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心里更是甜蜜。

前两个月,高锦明突然接到公司的外派任务,要求他以技术顾问的身份,常驻非洲某公司,以协助非洲人完成某项目,时间大概在六个月左右,人事还特别交代,事关他年终晋升,所以一定要去。

高锦明有点懵,因为以前公司从未要求他出过差,也不知道公司这次是何用意,但想到关系到自己的前途,就硬着头皮答应了。

高锦明挂完人事电话,就给杨丽丽打了电话。

杨丽丽听到后,当时就不乐意了,因为她一个人又要上班,又要带孩子,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高锦明心里想想也是,于是就提出让自己的父亲来家里,帮忙接送女儿上下学一段时间。杨丽丽眼下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就同意了。

高锦明的父亲以前是村干部,自从退休后,在老家一直也没啥事做。平日里就爱喝两口,有时候觉得自己一个人在家,喝酒不过瘾,甚至会约上几个朋友下馆子。

都知道朋友在一起喝酒聊天,就会不知不觉喝大了,所以杨丽丽的公公经常喝醉被朋友送回家。

然后他自己在醉酒之后,做的一些事情,连他自己都没有记忆。

所幸杨丽丽公公在城里没有认识的人,平时就自己一个人在家喝,所以杨丽丽公公来了一个多月也没出什么事,杨丽丽下班还经常给老人家买酒。

那天晚上,杨丽丽的女儿生日,公公就比平时多喝了几杯,然后醉醺醺的回房睡了。杨丽丽收拾完家里,已经是夜里11点半了,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也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就在杨丽丽睡得正香时,突然感觉被子湿哒哒的,紧接着就有人重重地压在她身上,压得她快喘不过气来。

杨丽丽一下子惊醒了,她本能地伸手拿起床头那本《阿德勒心理学》,就往身上砸,奇怪的是杨丽丽用力砸了几下,却没有任何声响,感觉打在身上,但自己身上却一点都不疼。

杨丽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害怕的伸出另一只手打开了床头灯,看到一个秃顶的男人,正压在自己身上,男人头上还流着血。杨丽丽一见是血,差点吓晕过去。

过了好一会儿,杨丽丽才缓过神来,这才意识到,这秃顶的男人正是她自己的公公。但见公公头上血流不止,来不及多想,救人要紧,于是掏出电话赶紧叫了救护车,把公公送去了医院。

直到第二天下午,公公才从醉酒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睡了一晚,但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医院,便转头问坐在病床旁边的杨丽丽。

杨丽丽见他竟完全不知道,自己昨晚做了什么,又气又羞愧,当下就把昨晚的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公公。

原来这老头,昨晚喝醉了,半夜起夜上厕所时,走错了地方,把杨丽丽房间当成了厕所,让人更哭笑不得的是,老头上完厕所后倒头就睡,也是神奇。

杨丽丽公公摸了摸自己还在微微发疼的头,紧接着又问杨丽丽自己为啥头还破了?杨丽丽被问的脸更红了,一尴尬就走出了病房。

想想也是,杨丽丽不管怎么解释,当时的她就是把自己的公公当成了色狼,自己才会出手伤他。如果半夜有人闯进进自己房间,还压在自己身上,搁谁那也是这么想,但作为儿媳,又怎么能和一个醉酒的公公说,他是色狼呢。

朋友们,你们觉得杨丽丽该如何解释呢?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