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热者的自述:慢热是错,错在妄想有人会耐心等待!

观察员 毒舌杂谈 1181 0

我是个热的很慢的人,就简来说就是慢热。

我的心外有层厚厚的冰,我想这总是需要些时日来融化的。我清楚地知道对于那个人来说,等待融化的过程是忧心如惔的。可是对于我来说,被融化之后则是心如槁木的。

因为湿遢遢的心暴露在空气中时,那个为我带来温暖的人已经不在原地了。于是,在后知后觉中的我再次被冰的凉意而反噬。

其实说得豁然确斯些,我无非就是怕。惶惶自己在推心置腹后却被见弃于人,然后就像走进一片沼泽地出不来一样,从开始的举步维艰到最后只能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我也常常清夜扪心,追溯昔日那些对的、错的还有遗憾的。即使这样的做法不值一哂,却也是加重了心中的悔恨莫及,让自己懂得时不可失的真正含义,强迫自己学会如何当机立决。

可这种意识终归也只能用来鞭挞,并不是获得的途径。

我总是羡慕那些在对的时间中看清自己的心,然后能够把握住时机的人。就像是茁蔓般,他们铆足劲地捆住了自己想要留下的人。可是我的蔓呢?枯木朽株,逢春也无用。

即使我深知慢热是意难平的原罪,但我依旧无动于衷。脑子中异常的理性控制着我的七情六欲,我不知它在教我懦弱寡断还是在教我倾柯卫足。只是对于主动我感到陌生,半点热情都欠奉。

我渴望自己打破内心四四方方的囹圄,挣出束缚变成冲动的魔鬼。

想自己的心能得到释放,像被上下摇动很久的汽水突然被拧开瓶盖一样,让它随着气泡一涌而出,连空气中都满是甜味。我想一头扎入你的怀里,贪婪地吸食着你独特的香味。

此时此刻的我,就像是一头跌进了装满牛奶的大缸子里,不希望有司马光来砸缸救人,只想随之沉沦不起。可残酷的现实是,我们擦肩而过,在与时间的配合中渐渐互相遗忘。

到头来,我也只能靠着向幻想借来的文字肆意妄为,用虚妄的勇气做一场黄梁大梦。末了,却不知是要在纸上写下“后会有期”还是“后会无期”。

在这个开启了倍速的快节奏时代,慢热是错。错在妄想有人会耐心等待一个加载缓慢的网页。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