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进罐里的蝉鸣

观察员 毒舌杂谈 126 0

儿时的蝉鸣是打在苔痕斑驳的旧砖和老墙里的一一串串的叫。蝉蜕是嵌在树皮里一一条条足扣紧。风吹得袅娜的草飘飘, 足跟敲地, 是蝉的“嚯嚯”, 是童年的回响。

蝉鸣是无聊中的聒噪, 在闷热中, 这种聒噪最是快活。听, 蝉鸣时远时近, 嘘, 别惊了蝉鸣。

雨如珠, 撞击着瓦檐, 花草树木给雨水洗一洗, 变得更鲜更艳更绿, 芳草的气息在土壤以及空气蔓延,变得更加清新醉人。

暮色的来临使阳光失去了白日的咄咄逼人,看起来像灼热的火球,滚动在潺潺流水上。蝉鸣依旧, 老树上却多了孩童。“喂!捉着了吗?”“看! ”骄傲的手臂举得高高的, 蝉的翼在橘红的黄昏下闪着五彩的光,不倦的“嚯嚯”衬得旁边的少年满脸稚气。

柔和的风把云携来, 在天空上随意涂鸦。少年轻盈的跳下, 小心翼翼的将蝉护在怀里,轻轻的放在透明的罐子里,直到蝉的足落下才抽回手。

蝉鸣是绿色的, 透明的, 绝无任何杂质。

悠悠的蝉鸣装进的了罐子,被几个少年收藏了一个夏天。直到, 童年画上句号。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