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一个褐色的春天

观察员 毒舌杂谈 451 0

拉一盏小灯,转一轮转盘,从清晨到日暮,看着一块泥巴变成亭亭玉立的陶器,仿佛家有儿女初长成的欢喜。这就是陶艺的春天,孤独却不寂寞,纯粹却不单调,清冷却不寡淡。陶瓷手艺人的世界里没有“春色满园关不住”的鲜艳,只有“烈火焚烧若等闲”的从容,正如陶泥最原始的颜色一般,贴近大地融入大地,不争不抢也仍然葳蕤。

对于传统手艺人来说,制陶热季一般伴随着旅游热季,世界各地的人潮带来了陶艺的繁荣,可一年中只有不足三个月的淬火时间,所有工序都挤在这三个月里奔跑起舞,每一块陶泥都是高速旋转的芭蕾舞者,奔跑着锻造,跳跃着塑型,舞动着即尽可能的身姿然后被丢入烈火,刻上永恒的印记。

看那些精致小巧花纹繁复的陶瓷,一撇一捺都是盖满老茧的双手灵巧而又和谐的彩绘;听那些古朴厚重庄严肃穆的陶瓷,一觞一咏激荡出百年传承下的不朽星火。远离了机器轰鸣的流水线,逃开了冰冷加工的机械化,孑然一身的纯朴陶泥在薪火相传的手艺人中由内而外的散发出“遗世独立”的清芬。

爷爷和岁月一起回忆艰难的春天。

工业化大抵是每个非物质文化遗产都必须经过的一条路径,以机械代替人工,以效率取缔沉淀,在泛着冷光的展台上,一件又一件毫无温度的产品像带着面具的小丑,披着传统工艺的皮挤占传统工艺的市场。年轻的爷爷不愿后人们此后只能看到失去灵魂的陶艺,他认为陶艺当如春雨,抚慰每一个迷失的炎黄子孙,于是爷爷只手担重任,将毕生所学或浇于盘中陶泥里,或倾于求学拜师者,风里雨里只见一个橐驼老人面对熊熊燃烧的火炉目光坚毅,手上的动作毫不拖沓,一下接着一下,他雕刻着陶瓷,又好像在雕刻着人生。

后来啊,国家出台非遗保护政策,严厉打击了市场上冒充仿造的赝品,制定一系列传统手艺人优惠政策,还给爷爷和每个手艺人一片晴朗的创作天空,也送给后代们一片飘着陶艺的彩云。

你问爷爷当时逆着浪潮苦吗?入不敷出的收益苟延残喘得支撑着制陶和收徒,隔三差五的同行恶性竞争摧残着年轻人的内心,暗淡无光的行业前景逼迫着每一个想要传承手艺的学生不得不转向其他谋生行道,这些都是灰暗的现实,可爷爷不觉得苦。

爷爷深知翻过山头就是海的道理,他不赶什么浪潮也不搭什么船,他自己有海,他自己有一个褐色的春天,支撑他走过艰难困苦风霜雨雪,最终迎来爱与希望。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