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绛唇

点评师 毒舌杂谈 510 0

他还记得那年的惊鸿一瞥,她于桃树丛中假寐,恍若桃花仙。

他本无意经过,若不是那一段如烟霞般的绡纱蝶舞至眼前,断然不会发现。

许是上天给予的缘分注定,他仰头,应是误了红尘。

他当时只觉得她好看,然后便痴痴的, 道了句“神仙姐姐。”

现在忆来,他不由得轻笑。她秋波微转,眸中蓄着甘泉佳酿,沁人心脾;鸦墨似的发丝随风微动,发稍缀的花瓣是琉璃点翠也比不上的簪饰;如雪般的肌肤因沾了些酒气带着三分微红,春意朦胧;葱白似上好羊脂玉般的指尖轻拈绮丽的桃花, 身旁围绕着清晨山间迷朦的薄烟, 绝美如画。

她落于桃花簇,丝毫不逊花娇。

“呦,何家的小娃?小嘴甚甜。”她娇笑,声音宛如环佩清铃,清脆悦耳。

这是他与她的第一次相识,他记住了她的名字—程沫嫣。

后来,当她凤冠霞帔嫁于他人时,他因学业缠身,只是在十里红妆街外的人群中,远远地看了一眼罢。

记得习风轻吻她的脸颊,朱绸下的一点唇似血殷红。

听闻是父母的媒灼之言,她不得不从命。但见那公子温润有礼,想必应是幸福的。

山雨欲来风满楼!狼烟四起,战乱不休。边塞的蛮人突然大举进攻,龙椅上的金袍早就逃之夭夭,弃地求和。 他所在的城池将快被攻陷,只剩几名将士在苟延残喘罢了。他带着他的家人们匆匆逃命,一路上随处都是苦于战乱的百姓。

但苍天有眼!几年后,百姓们受够于此,各地逐渐有起义军爆发,势如破竹,夺回了一座又一座城池。

他也得以重返家乡,数十载了,物是人非。

他想起了她,想再去看看她,却被告知她的家人死于战乱,她的丈夫因病不存于世,而她不知所踪。

她许又寻人家生活吧,安安稳稳,他想。

起义军潮最终扑翻了小舟,江山易主,百姓得以一段宁日。

他亦得平常日子。

忽一天,街上锣鼓震天,一队军马浩浩荡荡的走来。

他不解,问旁人。

“听闻乃是个将军归乡。此将军骁勇善战,屡立功,现圣上对其称赞有加。且此将军,亦为同城之人,甚风光。”

但等那队伍走来,天地缄默,万籁俱寂。

马革裹尸还。

他抬眼望去,“将军程陌烟…”,他讶然。

陌烟,陌烟,沫嫣…

他本觉得巧合,但见那脸色苍白,饱经风霜,却依旧不减半分颜色的桃花面,及那依旧殷红的唇。他怔住了。

原来,竟是这样。

“此有人故识?”一位将士喊到。

他举起了手,一言不语。

他把她埋葬在桃花树下,立一碑。

仅四字。

莫烟之墓。

我年少时娇俏,自得女儿姿色。

狼烟陌生,战乱无生, 女儿宁守国。

我年少时遇你,后才知你本意。

以此名后,但愿此后,苍穹莫起烟。

赋词一首:点绛唇

拔置簪钗,拾其玉冠绾青束。褪红华袖。再换玄衫入。世叹须眉,谁念巾帼苦。闺阁住。却持枪赴。偏寻木兰处。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