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黄鹤,我从未离开这片土地

点评师 毒舌杂谈 534 0

我活了多久?我不知道,我只记得,那座楼刚建的时候,我就已经在这片土地上了,两千多年了,或许,我真的已经活了很久了……

也许是那天建楼时,有人看见了我,于是它便叫作黄鹤楼。

我喜欢在楼顶看晚霞。刚开始只是欣赏楼下的风景,看夕阳没入江面,后来江上有了船,楼下的人也多了起来,再后来有些许人来楼中作了诗、吟了词,人便来得更多了。那时江面来住的船很多——现在的船也很多,也许热闹一些也挺好。

我不去打扰人们,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凭借自己就能够生活的很好,偶尔也会发全些什么,但这些小东西总能又重新站起来,又开开心心地建起房子。

我不明白他们是如何一次又一次从灾难中走出来的——明明他们如此渺小又无能,或许因为他们总是喜欢很多人,或许是总有一些人会站出来引领所有人,又或许都是?

我是黄鹤,我从未离开这片土地-第1张图片

那会儿人们还穿着长袍,脑门剃光,留着长辫子,江的另一边突然就响起了枪声。我看见了,我看见有人在街边激动地讲演着什么,我看见很多人脱下长袍剪下辫子,我看见学生从学校冲了出未,在街上喊着什么……

我看见,那些日子的晚霞格外红,像地上的,干涸的血一样红。

我听见了,我听见枪和炮不停的响,我听见天上飞的、会扔下炸药的东西发出“隆隆”的声音,我听见一个女人叫着“求求你放过我的孩子”…

我听见,扛着土枪的人们在喊“ZG不会亡”,连炸药和大炮的巨响都难挡这些声音的扩散。

之后这里升起了有五颗星星的红旗子。我看见大家都开心地笑,我听见大家称呼那些倒下的人为“先烈”。

有一年,江水格外的多,我站在黄鹤楼顶向远方看,简直像是站在海边的悬崖上一样。树、路、房,还有人,都在海底。但还是有很多船,船上有很多绳子,用来把水下的人拉上来。我看见很多人被救回了陆地,也看见身上绑着绳子的人跳下去后,顺着江水,再也没有回来,任凭岸边的人呼唤。

人们的很多东西我并不明白,就像现在,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在脸上戴着东西,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外地人运了一车又一车东西来,但我明白那些全身穿着白衣服的人,他们在救人,外面的那些人,在感谢他们……

我从不打搅人们的生活,只是在天上飞着,凝视这片土地,记住这些百姓。我是黄鹤,我从未离开这片土地,从未……

文/唯E的me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