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唤着风筝的名字

观察员 毒舌杂谈 533 0

听说每一个放风筝的人,都会记住风筝的名字,就算有一日失去了它,唤一唤,风筝也会想念你。黄昏去,青草长,后来岁月如风,放风筝的人成了风筝。

儿时散学早,村里的小孩回家匆匆扔下书包后,就忙着放风筝。傍晚,打麦场旁的草地绿得柔和,东风吹过,草叶随风翻飞,绿意便连了天。孩童们拉着线,攀比谁的风筝飞得高,谁的更好看。

我牵着细细的线不停奔跑,边跑边回头看风筝。丹黄的天空上,它飞得那么高那么远,与鸟雀、流云比肩,“这是我送给二月天的新发卡!”我欢呼起来,裙子也在风里起舞。不巧那被岁月腐蚀的线禁不得拉扯,竟这么被风筝挣断了,它微微颤抖了一下,便随着狂风走远。我追了上去,草叶没轻没重划着小腿,最后我停下来,看着它离去的方向。我叫它纸鸢,我问它能不能回来,风刮啊刮,就是刮不来它的回答。

夕阳红得像从皮肤下冒出的血珠,我怔怔站着,注视它的背影。大人们笑我傻,他们说,“断线的风筝是永远回不来的,但是远方会收留它。”我点点头,还是站在原地。远方会收留它吗?我不知道,我还是想念我的风筝,虽然它只值十几块钱,但是它属于我,是我的玩伴。

当我还在纠结风筝的去向时,我也变成了一只断线的风筝,深一脚浅一脚跟在风的身后奔向远方。只不过我的风是时间,我的远方是异地,放风筝的故乡一如彼时的我,怔怔地站在,目送我的背影。离开故乡那天也是一个傍晚,夕阳徘徊,光阴舍不得流逝,最后我还是坐上那辆驶向城市的面包车,从这一隅山河里抽出身。

那个黄昏,我丢了风筝,故乡失了我。

曾经以为永远逃不出的岁月,再也回不去了。黄昏、绿野与风筝那些鲜活的往事,只成为我记忆画册里的一页,而故乡,变成我最想去的地方。

我不过是故乡的一只风筝,不留神挣断了线,随着岁月的狂风越飘越远。飒飒风声里,故乡注视着我,我望着故乡,谁都不曾言语,谁都不曾提起归乡的路,因为它握不住我已经断掉的线。

我闭上眼,任泪水簌簌流下。思念的声音在心里回荡,那是故乡呼喊着我的名字。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