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鸥的梦

观察员 472 0

我是一个盲人,我从很早开始便失去了这个世界的光明。我像是一只折断了双翼的海鸥,沉沦在那幽深的山谷。日复一日地渴盼着,那本不应属于我的阳光。我本以为,这阴郁的黑暗会永远将我的人生笼罩,可是没有想到,命运却再一次为我送来了光。

直至今日,回忆起那段痛苦而难堪的日子的时候,我还是会时不时地想起那个既炙热又爽朗的盛夏。那时的我,几乎感受不到生命究竟有何持续下去的必要,于是整日失魂丧魄地四处旅行。虽然,我的眼睛早已看不见这个世界的风景,可我的身体却不知不觉地移动着方位,仿佛那是一种存在于世的方式一般。

一天清晨,我恍惚间从睡梦中醒来。哦不对,这个说法或许有些不大准确,毕竟盲人的世界总是充满了黑暗,再加之我当时的状态,因此一整日几乎都处在半梦半醒之间。那时的我所能感知到的世界,只是一个接连一个的梦境。我仿佛是在地底最深处潜行着的鼹鼠,所能做到的,唯有不断地感知黑暗、适应黑暗。

不过,不管究竟是从睡梦之中苏醒、抑或只是进入了一场更为真切的梦境。总之在恍惚之间,我听到了澎湃的涛声,烈风怒吼着,在我的身边呼啸而过。那时,我才骤然意识到,原来自己正身处于一道险峻的悬崖之上,而悬崖的下方便是波涛汹涌的海面以及嶙峋凶险的暗礁。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正不由自主地向着那处震耳欲聋的涛声靠近。意识的底层朦胧地升起了几分恐惧的情绪,但不一会儿便烟消云散了。我幻想着自己将会成为一只雪白的海鸟,从这里振翅,翱翔在那无边无际的高远天空。

海鸥的梦-第1张图片

“等等!”我感到,意识的深处缓缓地升起了一声悠长的呼唤。可是逻辑的思维却无法做出反应,我不知道,假如就这么一直等下去,究竟还能够等到什么?

于是,我选择了忽略,继续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走去。可是,那声音却与先前的恐惧不同,在我的耳际挥之不去,甚至开始变得越发清晰起来。我感到困惑,于是停下了脚步,试图等待那声音自行消失。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双柔韧的手搭在了我的肩头,一种巨大的力执拗地将我的身子调转了过来。我懵懵懂懂地转过身去,却不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究竟在干什么?”我听到一个美丽而焦急的声音这样问道。

“变成……海鸥?”我没头没脑地回答道。

“开什么玩笑?世界上哪里有你这样的海鸥?”

“是啊……世界上或许根本没有我这样的海鸥。失去了翅膀的海鸥,或许只配被自己的族群抛弃……”说完这句话,我忽然觉得自己的面颊潮润润的。奇怪,难道是下雨了吗?

“你哭了?”

听到这句话,我才在朦胧间想起,原来这种感情应该被称为悲伤。

“不,我没有哭。流泪的只是眼睛,我的心灵早已失去了哭泣的能力。”

那个声音沉默了。我能感觉到,她的视线正汇聚在我的脸庞上,尤其是我的双瞳之中,我又想起了曾经历过的一次又一次的对视,虽然我早已失去了视力。

“你的眼睛……”我察觉到,那个声音忽然变得低沉了、忧伤了。但是不知为何,我却忽然感到了一种愤怒被从自己的心底激起。

“如果是同情的话,还请你就此作罢。我还没有懦弱狡狯到需要用自己的不幸去祈求他人的怜悯!”我生气地打断她。我猜,那时我的脸色一定十分难看。

“不,不是的。我……”

“你一定想说你理解吧!我不知道你究竟理解些什么?你分明一直以来就生活在阳光之下,又岂能理解黑夜的深沉?你难道以为我是自愿变成今天这样的吗?只要笑着随便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就立刻可以回到从前。开什么玩笑啊!”我狂怒地大吼着。

“你听我说……”

“对于你的恩情,我倍感荣幸,但是我根本不需要……”我愤怒的话语忽然沉默了,因为刚才的那一双坚韧的手再次紧紧地握了上来。这时,我才感觉到,那根本不是天生的躯体。

“你的双手……”沉默的片刻之后,我磕磕绊绊地问道。

“什么都不必说了。”她捂住了我的嘴巴,续而轻轻地抽泣了起来。

那之后,我们一同在海边的沙岸上坐了很久很久。我在恍惚之中沉入了梦乡,在梦中,我梦见一只折断了翅膀的海鸥再度丰满了自己的羽翼,重又翱翔在蔚蓝高远的碧空之中。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