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人不认命,我只想再拼一次

打工人不认命,我只想再拼一次

晓雾将歇,六点整,天地间刚刚迎来第一束阳光,急促的闹铃声惊扰了她残存的睡意。拉开窗帘,阳光照进了这位打工人的家。狭小的出租房里,铁架床咯吱咯吱地惊叫着,抓着她的心——上周的周会,几个通宵拼搏出来的文案却换来了老板的摇...

  • 1
  • 共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