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慢慢老去白发皱纹,我什么都不求陪你到老

十年又十年,我渐渐长大,意气风发,你慢慢老去,白发皱纹,似乎我们之间形成了强烈反差,仅仅几个十年,岁月蹉跎,在你原本坚韧挺拔的身躯上留下了许多痕迹,我多想伸手将那些褶皱抚平,让你一如往年苍翠。在我的生命中,你犹如一株苍松,那浓密翠绿的叶子总是为我遮风挡雨,那挺拔坚定的身躯总是...

走出校园归来仍是少年,那颗初心依然未改

“哟!你怎么变得这么胖了!”“哈哈,老婆伺候的太好了”“想当初你打班赛的时候多帅气啊!”“还记得啊,你那时也是啊,一个人单挑一支队,现在还和原来那么瘦,唉,对了班长,你结婚了没啊”“在哪里啊”转头去看她,她正和她闺蜜在哪里聊天呢,不时捂嘴大笑恰巧她也扭头望我,我和她四目相对,...

我望着我的校服,摩挲着衣袖,遐想着之后的故事

我望着我的校服,摩挲着衣袖。我在遐想着之后的故事。这肩上的雪白,这半身的深蓝,一条红线将两色隔开,却不带一丝违和。我打量着身上的新校服,虽不是多么华丽,但如此的朴素,却让我甚是喜爱。或许是新奇吧。从幼儿园到现在我从未与校服有过任何交际。我还记得之前参加地生会考时,我看到其他学...

爷爷的石榴树

秋风微凉,爷爷站在石榴树下,抬头看枝头硕果。我冲过去,抱住他,我却看不清他的脸。爷爷问我是谁,我焦急地大喊:“爷爷,我是玥玥啊!”“好熟悉的名字啊,我孙女的小名也是这个。”爷爷轻声说。我猛然惊醒,原来这只是一场梦。我悟,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想爷爷了。那棵石榴树是爷爷年轻时种...

记录爷爷的老房子和那些事

我的老家就是四川这么一个山村了,我是很喜欢它的,每次看见相片,便有着满心的话想要说出来,但想说的过多了,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但话总是不能永存记忆的,那也就于此记录一番吧。我故乡的房子呢,是砖瓦房,非常宽敞,但每年只有过年时才会热闹起来,平日中,便是爷爷独居在这老房子里,显得空荡...

我的老师能悄无声息,将枯燥知识传授给我们

我的老师能悄无声息,将枯燥知识传授给我们

我的老师,是他领我走上了这条路。他已年近六十,但却依然血气方刚,精神仍像一个年轻人一样。他的头发黑中带白,梳着西装头,露出深邃的皱纹,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最有特点的是他的大鼻子,高高的鼻梁,大大的鼻孔,但这丝毫不影响...

我也想做这样的人(白日读书夜晚消食)

我也想做这样的人(白日读书夜晚消食)

白日读书,夜晚消食,深夜美梦,我也想做这样的人。该奋斗的时候奋斗,白日里学习资料,踏实备考,我想知识都乖乖入脑,我想当老师提问时我不会磕巴对答如流,我想擅长的技能永远不会生疏,我想大家都记得我而不是个透明人,我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