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市场的烟火气息,豆浆与油条碰撞着味蕾,妙哉

观察员 毒舌杂谈 645 0

人为何这般矛盾?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会争力去得到,越是容易得到的反而不在意。

以前家离菜市场远时,反倒很乐意钻进这里头;现在家搬到市场附近就一次不曾真正去过这来买菜,基本都是买个早餐,骑着单车呼哧呼哧的走了,来不及多看几眼。今天难得使出洪荒之力把自己的意志唤醒,去菜市场逛逛。

不知为何,总觉得菜市场是最充满人间烟火的地方。这个菜市场好老好老了,从我记事起,她似乎一真这般老。

那块门牌,像是一壶封藏的老酒,打开便都是回忆的沧桑感。小街旁破破烂烂,经常是一堆老人家围坐在那喝着茶水的店炒的粉及其的香。

大勺,圆黑锅,大火,就这架势,蓝色的火吐舌围绕着锅,烧干着水分,滋啦滋啦,嫩绿的豆芽刚下锅几秒,这碟粉便好了。不做作,带着点野蛮的意味,火大,人有劲。

肠粉乃主角,从小到大看着肠粉制作的过程,早已烂熟于心。装浆,摇匀,放肉,撒葱,蒸炉。我打包装的速度不亚于在这工作的阿姨。爽滑的肠粉溜入口腔,如果冻般弹且嫩,裹着肉香。

一份猪脚面必点炸蛋,吸满了汁水又带着油炸酥香的鸡蛋一口下去,满足。

刚炸的酥脆的油条冒着热气,将它一股脑的放进豆浆里,拿起时,趁着那一刹,塞进口里。豆浆与油条的碰撞激发着味蕾,妙哉!

吃着早餐的间隙,太阳慢吞吞的去天上上班。对面包子铺的白棉被上热气上升,豆浆磨好待装杯,打开蒸炉便是扑面而来夹着各种包子麦香的热气。

卖鱼人从货车上拖着一箱又一箱的鲜鱼,淡淡的鱼腥味飘散在空中。早晨的果蔬往往是最好的,带着艳丽的色彩,去菜摊逛逛,心情舒畅。

花店也摆好了鲜花,卖药的,卖衣服的,卖零食干货的,杂七杂八的地摊开着个大喇叭,宣传着自己的东西。逐渐看不到太阳的身影了,妇人们也纷纷购买着家里所需的食材,为家人烹饪家常菜。

9点,整个市场都活起来了,各色各样的人和事在这流动着,果蔬与肉在流动,碎银几两在流动,风,云,人的心都在这挤挤攘攘的市场里流动。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