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吃着外卖,才怀念“我家的晚餐”和那些叔爷

观察员 毒舌杂谈 537 0

在我的印象中,“我家的晚餐”并不是“我家的”,而是很多不熟的人的。

小学一二年级时,我在外地上学,随着我的爷爷奶奶在那么一方小镇里住下。镇子里的人很少,但总有盖不完的房子。而我的爷爷,就是领着一群叔叔、爷爷,来从事盖房子的工作。

因为叔叔爷爷很多,在一起吃饭才是最划算的,而早饭一直是凌晨四点多飘来的面条香与吸溜声,午餐总是匆忙的手中几块烙饼和嘴里的几个大骨头。

只有晚饭,仿佛是我奶奶攒了一天的力做的似的,大大小小的盘子挤满了一桌,干了一天活的叔爷们,就在吧唧吧唧一片中解决了那么一大桌菜。

我吃着外卖,才怀念“我家的晚餐”和那些叔爷-第1张图片

每顿晚饭是真的晚,一二年级的我功课又不多,饿的又早,于是就草草写完了作业,坐在住着好多好多不熟的叔爷们的房子门口,等着那一汪夕阳睡下,等着那三轮车的脚步惊醒了青石板,等着那悠悠而来的谈笑风生。

然而我又不喜和不熟的人吃饭,总是不肯坐在那一桌酒香肉香中,就藏在爷爷奶奶的后面,连着碗和偶尔伸出的筷子一起藏着。

不过好在,一二年级的我并没有营养不良,总会有数十双不同的筷子先为我夹上满满的一晚菜,总会有两张馍飞上菜尖上。

更重要的是,菜里没有我讨厌的葱姜,馍上有我最爱的糖霜,于是我便喜欢了和不熟的人吃那么一顿晚餐。

可是我又回到了故土,我的爷爷奶奶没有回来,我也没有带走那乒乒乓乓的酒杯碰撞声,那大声嚷嚷着让我多吃菜声,还有晚饭后头顶掌心的温度,被抱起举起后耳边刮起的一阵风声笑声,都没有带走,也带不走。

现在,我的晚餐是外卖,等了十分钟的一碟小菜,一碗米饭,寂寥地孤坐在餐桌上,没有一点声音。

我想,是我的记忆出错了,那分明就是我家的晚餐嘛,就是我家的。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