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禾的两个“爸爸”都走了

测评君 毒舌杂谈 727 0

“我有一个好爸爸,他很爱我,每天会接送我上下学,变着花样给我做我爱吃的饭。”男孩又一次在班里读这篇文章,但还是在这里停下来。

周围的同学们都在笑着,他停下后,也依然在笑,怀着各种各样的心情,都在他们的眼光中展露无遗,嘲讽,鄙夷,像在看马戏团的猴子一样,不过是免费的。

“噗哈哈,刘禾啊,你说的是你哪个爸爸啊?”

他本以为这次不会了,因为爸爸说过要听老师的话,还要和同学们好好相处。可他发现,人的本性是很难改变的。现在就连老师站在讲台上,也捂着嘴在笑,刘禾看向老师,带着疑问与不解,像是在询问着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连你也?老师好似察觉到了刘禾的目光,稍微收敛了一下合不拢的嘴,但仍放肆地笑。

充斥整个教室的笑声,同学们脸上的表情,眼中的神色,都使刘禾心中的誓言加重了一分,那刻他发誓,这是他最后一次读这篇文章,最后一次听到那些讨厌的人的笑声了。

他再也忍不了了,将手中的作业本摔在桌子上,发出的响声很大,同学们和老师都停止了笑声,望着他。刘禾向门口大步走去,还没走出教室门,似乎想起什么,转身到座位,将作业本装进书包背上后离开。

走出教室门后,那些哄闹声,在他背后又出现了,他开始跑,仿佛有人在追,他凭着本能的向家的方向跑去,他知道,家里有老刘。

刘禾跑着,路边开着不知名野花开着,白色的,小小的,很漂亮,在这个炽热的夏日,也垂着个头,可刘禾忽略着一切,只是向前。

回家后,刘和将书包扔在沙发上,走进厨房。看到老刘正在做他最爱的糖醋排骨,他发现老刘好像变了,他感觉老刘的背微微驼着,腰也变弯着,像一个真正的父亲一样,刘禾停止脑中的幻想,甩甩头,走出厨房。“他是老刘,一直是,我再也不会被抛弃。”刘禾小声嘟囔着。

老刘是市面上的半机器人,或者也可以叫残次品。两年前的这个三线小城市,突然刮起了一阵“智能风”,家家户户忙着抢购新型ZR机器人,这种机器人功能齐全,像一个人形管家一样。新货经常供不应求,人们仿佛以此为荣。

同时还有一家店经营着,卖的是这种半机器人。他们是失败品,是在生产过程中芯片出现故障的,但工人的“工匠精神”与“信仰”不允许他们放弃,他们将错就错,继续生产,完成后便成为了半机器相比ZR他们价格更为便宜得多。使用效果怎么样呢?

没人知道,因为没有人去尝试。他们像疯了一样的,去抢购预订几万,十几万的ZR,这些几百块钱的半机器人无人问津,这或许叫做人的执念?

这家店老板也因此整日不展愁眉,由于生意的萧条,这家店相比ZR专卖店的精美装潢,布局十分简单,整间屋子色调很暗,最亮的灯光或许是打在离街道最近的橱窗里的半机器人身上,整个店像要下雨时的阴沉沉,老板也更是提不起干劲。

当年,刘禾父亲整日喝酒,还有赌博的恶习,输光了家底,后来母亲跟别人走了。父亲有日醉酒,掉入湖里。被人发现捞上来时已经断气了。

那天晚上,父亲躺在棺材里,刘禾坐在地上,靠在墙边。他没看父亲,只是平视着面前。忽然他大声笑,一会儿又大声哭,但都很撕心裂肺,那股癫狂很让人害怕,可也没人听到。

房间没有开灯,屋里很暗。当年的他已是少年,仿佛骨子里的倔强不允许他低头,他直直的挺着腰,抬着头。月光照进屋内,将他那倔强的身影映在地板上。屋内只有月光,只有,月亮带来的光。

刘禾对此并无太多感受,父亲从来没有带给他过希望。能给他的只是一身的伤痛和心里无法想象的结痂的伤疤。他忘不了,父亲醉酒后,神志不清,见人就打,有一次抱住刘禾的头墙上撞。

当时,刘禾甚至有一丝丝高兴,因为父亲,抱他了,但在撞上墙的那一刻,一股热流流过脸颊,鼻腔内满是血腥气,父亲随即放开他,欢呼着跑出去,跑到大街上,刘禾倒地了,望着父亲的背影,他死心了,猩红的眼里留下一滴泪,从眼角划过。

之后,他醒来后便是在镇里的卫生所,鼻腔内的血腥气代之以浓重的消毒水味,床边是邻居家的李阿姨,家里有个两岁的女孩,很爱笑,不愿意跟刘禾玩,所以刘禾很诧异李阿姨会将自己送到卫生所。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