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叹一声春迟来

观察员 毒舌杂谈 65 0

南方的冬季渐渐落下帷幕,零度以上的温度又在我们不在意的角落里攀着折线图缓步上升,直至二月孟春声一过,碰撞着新生因子的春天带着自己的影子进了这个属于它的时令,像是无声的锣鼓敲响庆祝一切冰冷浊气都将挥去。

在被日历提醒为立春的那一日,我罕见的主动套上外套推门而出,漫步在街道上,举着随处寻来的狗尾巴草意外发现冬季残留的冷清都被新生的不明情绪替代。碧空瓦蓝如洗,流云飘絮飞转在片刻回眸之间,小孩们嬉笑打闹着奔出家门,乘着风举着塑料风车在微微笑意里旋转着赤橙黄绿的色彩,滚动着春天的路途;年轻人自然醒后气定神闲地在油气蒸腾的早餐铺子前叫了鲜榨的豆浆与两颗油炸糖果,随后一转头便与朋友谈笑。十二月那绞着寒霜的风在不经意间转化为了不大不小的和风,彼时步履匆匆的陌生人,如今温和的打着招呼,他们提着行李,当作拜访春天的礼物。

漫长而又短暂的旅途中,我可以看到春天的花朵生长在人们的心里发芽成长。三三两两的人在手机里打字宣告结伴踏春的决定,他们收拾好简便的行囊,驾着租来的车对着导航驶向目的地,斑斑点点的光落在马路上,人们奔跑在公园或者郊外的草地上,看三月的风扑击明亮的草坪①,零落的叶子拿定主意让花儿们放心,去做万紫千红的事情。踏在青草里的笑靥如同稚子一般可爱,那是与山川融为一色的活力。人们的好心情随着春天野蛮生长,他们撒野,奔跑在路上,行走在春天里。

“我爱上尘世这纷纷扰扰的相遇,爱上不停重复俗气又沉重的春 。”我褪下薄外套将早就泡好的咖啡倒进了玻璃杯里 ,滚烫的气息顺着食道滑入胃中。翻开手中的宋词,品读柳永的玉楼春,一零版的旧书堆积了岁月的气息,我将随手捡来的树叶夹进去,看窗外有新枝逢春递长了新芽在玻璃上擦出了一条无形的痕,听着电视里主持人宣告着立春这一日中国某项事业的又一次取得胜利 ,转送的画面里的掌声伴着群众的喝彩纷至沓来,好似所有的颓丧与失败都在一瞬间抛诸脑后,沉睡与冬眠的花都被唤醒,它们踽踽行过漫长的冬季,在春天破茧新生,这是一个无论心灵还是梦想都开始复苏的季节,也是蓄力的开始。

我们行走在这里,拨雪寻春,烧灯续昼,抬眼是皎皎明月,以及月华之下那一树一树的花开,瞥见绚烂的烟火升腾,抬手握住的是温和流动在岁月里的一缕微风。生命之中充斥着那么多相对又洽融的美好与阴暗,顺遂与劫难,它们从冬天走到春天来,又意外的顺着四季的车轨入了负半轴,百花齐放非是春,等一切光明从黎明带着花一步一步踏着皎洁而来,那才是我心中真正意义上的春来。

我们叹山间仰春堂,林中月晚来, 又谈生生不息的生命,以及亘古绵长的往昔。或许我们总会在某一天放下挫折与不切实际的期望,平淡也好,跌宕也好,人生路上总有春天为你开遍千千万万的花。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