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我生命中勾勒成画,我为你提诗诵吟(文/末野)

观察员 647 0

下章台:你在我生命中勾勒成画,我为你提诗诵吟(文/末野)

看二十四度的黄昏,将晚霞制成笔墨,你在我生命中勾勒成画,我为你提诗诵吟。

风起,乱了四季。

2021,春。

绕过老街,独自走上斑驳的石板街道,微微低头,拢紧风衣,赶走了绕在腰间的风。街两旁是古旧的平房,烟囱上白汽款款升空,一阵饭香扑鼻。在街口的水洼里,我看见自己的倒影,眸中是不清不明的期待。墙角开着几朵迎春,嫩黄娇柔,像小姑娘的眉眼,温暖人心。

快到了,步履渐缓,踏上一层层台阶。这是间古旧的平房,曾经的雕栏玉砌在岁月的洗礼中淡去,只留下表面似被蒙了一层雾的朱红漆。几对被时间遗忘的廊柱,静静立在门边,雕刻的花纹早已模糊不清,只是还勉强辨的出颜色罢了。正中央是一块纤尘不染的牌匾,主人家似乎每天擦拭,和周围显得格格不入。上面仅题一字:茶。

迈入正厅,茶香扑鼻,是上好的龙井,她最喜欢的味道。上二楼,倚着栏杆找一桌空席,小巧的四方桌,最适宜两人共品,不禁自叹可惜。喧嚣的人群突然在刹那间安静下来,我微微侧头,一楼的木质戏台不知何时已经被装饰的张灯结彩,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台上,那花旦站在台中央,微掩着眉目,脸上布着红晕,分不清是脸红还是胭脂。片刻,戏腔传入耳畔,细听,唱的是花木兰:“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台下掌声阵阵,不绝于耳。

“叩叩” ,桌子被敲响,来人身着一袭素色长衫,剑眉星眼,对着我挑眉,微微一笑,是熟人,此间茶社的主人。

“好久没见你了,要不要喝点?”

“一壶龙井便好。”

“记得你以前不爱龙井的,怎么,改胃口了?”

“嗯,想换换口味。”

“是想她了吧。”

“嗯...她最爱这里的龙井。”

“我这里最好喝便是龙井茶,也就你小子不识货。”

我笑着,笑意却未达眼底,伴着一丝苦涩。

转过头去,望向戏台。那花旦不知何时已经下场,一名小生在唱越曲,咿呀婉转。茶香钻入鼻尖,在心口缭绕,沁人心脾。捧起瓷杯,呷一口,在口腔里渐渐回味,一丝微苦,一丝清甜,再一点一滴咽下。我醉入这茶中,寻一场佳期如梦。再品,更香,更细腻,心里留存的烦闷似乎都被这壶清茶淡化。

我也爱这龙井了。

好地方,好茶,却独独不见她。

我踏上了归路,那小生一曲还未唱完。出门走了很远,还依稀能听见那连绵悦耳的戏腔。

天黑了,老街旁的红灯笼一个接一个的亮。

拢紧风衣,将自己隐入月色。

只见那黑色袖口,隐隐烫金绣着一个字 “囡”

风起,幸好有你。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