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下的小贩在山头售卖春天

观察员 毒舌杂谈 48 0

春潜到河冰开,木冰动日暖,化为清水,五采鱼鲤软体,昨生机。河之小虾米亦从冬中迷糊中徐醒,痴维循河而下,川亦苏。淡黄日轻洒身上,未有夏意暖未老伤。忘“化作春泥更护花”承诺;抛“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惆怅;脱“明朝散发弄扁舟”桀骜华裳。春宜我亦宜浸此短?

夕阳下,曾记否,夕阳的余晖照耀在乡间小路,笼罩着如梦幻般的乡间。而山下小屋别具一格的专享宁静时刻,落地榻榻米窗台。

屋落外面,一条泥土道路直通远方,在阳光下泛着耀眼的白光,沿路奔走的马车,车轮贴地飞速转动,在车后扬起一条长长的尘土带。

看着夕阳落日,奶奶说过只有春天一到,我便可以踏着芳茵,看着夕阳余晖洒落大山的山腰,奔向山头去看看山头卖风筝的小贩,等待日落跌进昭昭春日的星野。

我看春,薄纱曼帘,拽芳轻雨,踏风和煦,顶温朝日;徐行而来。视之!胡蝶为迎,已探其稚首,尽忠于日光。视之!小溪接君,已消冰,却驰尽却喜。半开花蓓一点甜甜之一笑,如烟而如梦,霞一双无形者不经意间致一春诗。

奔跑向山头,我将春风与夕阳带到山顶。往下,阴为笔,山水为幕;茅草为砚,残田为墨。过尽千帆,日斜阳西下;书成岁,与君共赏。

躺坐入茵,破晚云亦佳享,一路漫浪高于溪。夕阳之春,绵绵沙之甚美于天下。光与影最畅画透,金黄虽赭都未驳,如旆过之‘。昼夜之风,连脊陵起波,极款动之波、不含涟。闭眼一瞬,好似听见有小贩在叫卖风筝。

不见炊烟袅袅,不见人间灯火。独坐春日草木,远望日暮薄元。叹“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唯有小贩叫卖声。

可“兜卖风筝的小贩,他们在好似在售卖春天。”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