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会突然很别扭,我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

观察员 毒舌杂谈 887 0

有时候会突然很别扭,想想自己为什么是这样的呀……

这些时候,是看小说的时候,是看文案的时候,是聊天的时候,是打游戏的时候……

其实回想我这前头的18年零5个月,从阴霾到阳光下,也从八面逢迎到偏居一隅。

人这一辈子,价值观慢慢形成的过程就是成长的过程。小时候的我们,没见过什么世面,没尝过什么滋味,所以即便再在心里觉得自己是个大人,也完完全全就是个小孩儿。

世界是公平的,对所有人的成长都是击碎他之前的一切原则和想法,然后重新塑造。

小时候的我,觉得什么都很容易,看着,都很容易,学习很容易,做手工很容易,画画很容易,写作很容易,弹琴很容易……但是我又觉得世界是不公平的,家庭的经济条件分了个高下。

我家的条件并不怎么样,所以在我18年中的16年,我对很多事物,仅仅止于观赏,止于眼睛,于是觉得一切都很简单,世界也不过如此,我愿称之为愚蠢的16年。

我的高中,彻底冲击了我形成了16年的东西。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原来就是他会玩滑板并且了解了很多域内知识,她会弹古筝喜欢追星并且知道很多趣事。我开始相信原来谈吐气质真的跟你肚子里有多少东西挂钩。

我用了一年时间跟自己纠结,也在这一年之间,跟自己和解。自命不凡这个东西,我铭刻了16年的东西,一年的时间改变不了,可是,关于这方面的思考,以及对除我这个废物之外的事物的敬畏,就再也没有停止过。

我的大学,第一个半年,我陷入了另一场危机,我大概明白,是我的化茧期又到了。

当我初次接触这个世界的时候,世界告诉我,我是个渣渣,但他不忍心我就此被击垮,所以放出了仅仅一隅的他的一部分,让我追逐。更大的世界,藏在了我不能抬腿到达的远方和一方小小的手机里。

这个半年,我埋怨起了信息冲击,当通过朝夕相处的手机接触到那更大的世界,终究迷失了自己的位置,茫然,渺小,却又不甘,自负,向往。

我还没有找到我可以融入的圈子,他们都很厉害,即便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也知道他们极为擅长某一领域,了解该领域的一切动向,并且可以就一个偶然的话题高谈阔论,然后吸引很多的人。

我盯着我肚子里一大半的劣质墨水——那是前18年攒下的课业成果,和一小半的各种牌子混杂的混墨——那是什么都想学但是仅仅止步于接触的新奇事物,叹着“人丑就要多读书,无知也要”。

其实我并不觉得社交是一定要的东西,要是我能适应孤独的话。我大概算是个半吊子的高冷模仿者,慢慢不喜了说话聊天,将圈子放的很小很小,只容得下那俩三个人。

我没本事,懒得去卷,也懒得社交,却无能狂怒,无比焦虑。原来网络上千奇百怪的人们,都是这样来的,经历了无数的冲击,成为什么样的人都不奇怪的吧。

我知道我这样是没办法回过神的,我的注意力越来越难以集中了,我没办法肯定自己,我觉得自己彻底就是个废物。

所以我不论干什么,都无比的畏手畏脚。

我又开始怀疑起刚刚建立起的新的价值观,这次,是我自己动手击碎了它。

我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真的。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