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这歌声嘹亮,黎明前回响,婉转又悠扬。”

熟悉的旋律突兀的在耳边响起,将我的思绪拉扯到了远方……


这旋律源于歌曲“荆棘鸟”。很奇妙,因为这首歌的词触人心弦,我与《荆棘鸟》结缘。

而又是因为这本书的故事动人心魄,我重新认识了这首歌。于是,《荆棘鸟》与“荆棘鸟”在我心目中成了不可分割的整体。那歌声也总是“拌”着故事,令我无穷回味。


“它振翅越过重洋 越过席卷来的狂浪。”

梅吉小时候生活在爱尔兰,因为家庭贫困,她应该一生也无法踏出她的那片小天地,无法与远在大海对面的另一块大陆的拉尔夫相遇。可命运的手终是牵扯着梅吉漂洋过海。于是拉尔夫与梅吉的人生重启。就如同紧密镶嵌的齿轮,一旦有一方开始转动,就会交织缠绕,再也停不下来。

不是所有的想得到的,在经历磨难后,都会得到。就像梅吉与拉尔夫的爱,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没有结局。


“它目光清亮,燃烧着信仰,坚定的向死而唱。”

明知不可爱,偏偏要去爱。从拉尔夫以神父的身份出现之时,梅吉与他之间的爱情就是不容存在的。在那个神权至上的时代,没有一个教士会为爱情,而违背效忠上帝誓言。至少表面是如此。因为人们永远不会接受背德之爱,所以有爱,却永远隐于黑暗。可梅吉还是选择相信爱情的力量。怎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有情,天却喜弄人。梅吉,如飞蛾扑火般扑进了爱情的坟墓,以死亡讴歌爱情的尊严。


“欲展绝世的歌喉,必以死亡协奏。”

这是荆棘鸟,也是梅吉。我没有勇气去追随她的脚步,唯有将她的故事偷偷诵读,用谦卑生命延续爱的呐喊。

拉尔夫也一样。作为神父,一名背负着家族荣誉的神父,他从小便确定了自己的人生目标——成为红衣大主教。可也是这样的一个人,深深地无法自拔的陷入了对梅吉的爱。像是盖茨比的回忆,“他知道,如果他吻了这个女孩,那么他就再也不会是那个在空中自由翱翔的上帝之子了。他会陷入他与黛西的爱情之中。”与之不同的是,盖茨比选择了爱情,而拉尔夫选择了荣誉。


“荒原上有荆棘生长,刺破永夜的浓黑空旷。”

如果梅吉对于拉尔夫来说,是一根大的锋利的荆棘,那么拉尔夫对于梅吉,便是更大更锋利的棘。他们间的爱情,便如同亚当夏娃一样,在伊甸园中相爱,却不被允许认可。


“它向下坠落着,为临别这一刻歌唱。”

在歌曲结束的电光火石间,我突然浑身战栗,泪水刹时夺眶而出。是的,我们各自心中都有某些不愿意摒弃的东西,即使这个东西使我们备感煎熬与痛苦。我们就是这样,像梅吉与拉尔夫之间的爱情,像古老的凯尔特传说中的荆棘鸟。泣血而歌,放声高唱,绚烂而亡。(文/庸人人人)

标签: 荆棘鸟读后感800字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