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穿着曾经一度嫌弃的校服,路过彼此美得惊人的青春

观察员 毒舌杂谈 100028 0

当校服原本宽大的裤边无需再捋起,我知道我已经长高。时光墙上无意间多了一道成长的刻痕,它催促着我往成熟冷静走。我辩解说尚且是在为野蛮生长蓄势,再回头望望来路,却发现日子往前走时,裤管逐渐遮不住脚踝,我也已经阅过青春这本仓促的书。

绕不开“丑”字

初一刚开学,几个十分乐意借跑腿短暂逃离教室的男生抱来了校服。那些静静躺在尼龙袋中的校服不知道此刻它们正是全班焦点,只见到片刻后满堂唏嘘与抗拒。我很好奇,是中学校服绕不开“丑”字,还是我们恰好代表惊喜的小概率。校服两袖黑,中间白,胸口贴着校徽,两臂再各拉一条红边,松松垮垮地挂在一个个人形支架上。一个男生扯着滑稽的腔调:“同志们,我们联名上书,不信惊动不了设计组!”“臣等附议!”“附议!”教室里笑声此起彼伏,直到远远瞥见班主任,才猛地收敛。

几月后,校里举办运动会,我们穿着校服混迹在人群中,招摇过市,尖叫,奔跑,为不知名感动欢呼。临了老师让我们聚一起,拍一张集体照,赛场上残余的青春意气就在那一刻定格。我指着洗出的照片对同桌说:“嘿,这校服也不算丑嘛。”

寄得住“暖”字

初二有一段浑浑噩噩的经历,被几次周考打击怕了,厌学,自信心消了大半,不敢再说什么年少轻狂诗酒猖狂,成天想我是熬不过三冬四夏了吧。班主任注意到我的颓丧,拎我去办公室。

她好像说了很多话,说说停停,不时问我,语气平和,透着关切,讲话的主旨是你还有希望,一定不要放弃,要有信心,你现在就缺这个呀……

记忆犹新的是,她站起来侧着身子给我整理衣襟,拍拍校服:“去吧。”

“你不要哭,也不要怕。”

我抑住眼眶中温热的泪水,使劲点头。贴在身上的校服发烫,暖化了我所有迷茫与困顿,暖化了心间的风雪,我在季节里回春,好像又有勇气去迎接草长莺飞。

躲不过“泪”字

中考前一周没人再有心思将目光埋在课本中,教室中洋溢着一种轻松的氛围,大家成天琢磨着为三年青春收尾。同学簿传起来了,好像留下热烈寄语,我们就不会走散。不知谁先提出校服上签字做纪念,瞬间风靡全班。前桌背上黑压压一片,蔚为壮观。同桌拿着记号笔,说:“校服脱下来。”“嗯?”“写名字啊,中间最醒目的地方肯定得我来写。”她一脸理直气壮,认真地写上名字。

又有些同学围上来,喧嚷中把校服写满。

突然觉得鼻子有点酸。还好上课铃声及时叫停情绪。

晚上脱下校服仔细瞧瞧,口中默读一个个早已熟稔的名字,一段段往事随着名字的念起浮现于心。你说你们这些名字岂止占满了校服啊。你们分明是占满了我整个青春。

抬头已是泪流满面。

我们穿着曾经一度嫌弃的校服,路过彼此美得惊人的青春。以后我不再穿校服,我虔诚地把它叠起:请你留住留住时光吧,连同那些名字永不褪色。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