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扇摇落的盛夏

观察员 毒舌杂谈 110 0

夏日的黄昏浓墨重彩,霞光坠下来,融入金色的土地。乡野的田间偶然传来几声狗的吠鸣,驱散了一片零落的飞鸟,唤醒了沉睡于我记忆里多年的夏夜。于是夜掀起了她黑蓝色的裙摆,撒下满天的繁星。天忽地黑了,于是我的那些从前的盛夏,也忽地回来了。

我记得我欢喜地冲出我的院落,祖母小跑着跟在我身后,一边焦急地叫唤我。来到那张崭新的竹椅前,我停下,张开我短小的双臂等着祖母将我抱起,然后躺上那张新制的竹椅。夜空下的一切,都充斥着静谧,仰卧在椅上,竹的清凉与醇香沁入了我的每一寸肌肤。转头望去,是祖母摇着一把小小的扇,竹片的纹理在扇叶上如被雕琢过的画,清晰而优雅。每个夏天的夜晚,祖母都会为在院下乘凉的我摇一把竹扇,带起的微风夹杂着夜气的凉意,抚过我的脸颊,穿过我的发梢。石墙旁的草与竹,叶与花,都在微微地浮动着,萤火虫抱着它们金色的烛灯,在其间起起伏伏,明明灭灭。一轮明月,为这个盛夏,镀上一层迷离的银光。

起初,在那个竹扇摇落的盛夏里,埋藏着最美的风景。

我又忆起多年后的夏夜里,我已经足够高,不再需要祖母日渐苍老的手,将我抱上那把逐渐被岁月侵蚀的竹椅。我只是依旧坐在椅上,仰头望向无边的夜空,多少时光的沉淀,唯有满天的白星与银月,静默着躺在夜的温床上,仍旧噙着一丝笑,一丝银色的微笑。祖母的竹扇,也一样苍老了,竹片失去了青灰的光泽,只剩下淡棕色的纹路,记录看年复一年的沧桑。流萤也不再似往年那般繁多,只有寥落的几点微光,偶然伴着几声来自远方的虫鸣,隐没于山野的林木之间。可祖母依旧做着她曾经做过的事,缓缓地挥着那把竹扇,含着她的笑,为我驱散一方夜的迷茫。时间似乎又一次放慢了它的脚步,伫立在无数个夏夜间,凝望着我与祖母在夜幕下一次一次重温世间的温情。祖母告诉我:“人啊,就是要慢慢走的。”曾经的我并不能很好地领会祖母的意思,只是沉浸在那一年的夏夜里,不舍离去。

后来,在那个竹扇摇落的盛夏里,也依旧怀抱着最美的风景。

其实时间是溜得飞快的,它并不像我从前认为的那样,缓慢而充斥着人情的醇香。很快地我便上了初中,转瞬经过了几个春花秋月,忽然就到了要毕业的季节。然而每当我回想起我那盛夏里竹扇摇曳的童年,我又意识到,时间从未失去过它的温柔。它将人生中属于我们最好的那些风景—一珍藏,等待着我们回味其间的美好。

忆起祖母曾经的那句话:“人啊,就是要慢慢走的。”我也终于明白了它的含义,也许只有当我们缓步而行时,才能更好地留意从前那些美好无瑕的风景。而于我来说,我所依恋的便永远是那些竹扇摇落的盛夏,缀着一点繁星,几处流萤。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