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瘫痪在床,儿子为省事不让我吃饱,1周前跪求我原谅

观察员 毒舌杂谈 418 0

我叫陈国平,今年68岁,退休前是电业局的普通职工。

我的老婆叫韩雪英,比我小2岁。她以前在纺织厂工作,后来厂子转型,她被迫下岗。

没有一技之长,她就去了家政公司做钟点工,挣的钱比在纺织厂时还多。

在那个年代,我跟雪英不算是门当户对,但是我就喜欢她。

她虽然算不上漂亮,但是特别温柔,而且很善良,还能干。

我跟雪英能最终走到一起,还是得益于母亲生病。

那时姐姐和哥哥都在外地,我爸一个糙老爷们根本不会照顾人。

我妈生病的那段日子里,多亏了雪英照顾。

就连邻居都说:“这姑娘好,心眼实,没进门都能尽心尽力伺候。”

我爸妈看到雪英的付出,主动把户口本拿出来,让我们登记结婚了。

我跟雪英结婚4年,始终没有怀上孩子。开始的时候,我俩都觉得是缘分没到。

后来,还是大姐提醒,让我们去医院做个检查,如果有病就早治疗。

可检查结果,不尽如人意。我身体没事,但是雪英却被查出先天性不孕,连治疗的必要都没有。

雪英提出离婚,说不能让我没孩子。

可我觉得,孩子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

让我意外的是,爸妈竟然没有因为雪英不能生育让我们分开。

反倒是敲打我,让我对雪英好点,不能嫌弃她。

我妈娘家那边有个亲戚,家是农村的,按辈分我应该叫那女人表姐。

表姐生孩子时难产,儿子刚生下,她就去世了。

表姐夫是个懒汉,一个人吃饱都很困难,更何况再养一个孩子。

那时候管的也没那么严,在其他亲戚的撮合下,我领养了那个男孩,给他取名智民。

智民很聪明,也特别健康,读书用功,次次考试都名列前茅,这让我们倍感欣慰。

我和雪英也竭尽全力,供他读书。

智民大学毕业后,为了让他安心工作,我和妻子东拼西凑,为他买了一套房子。

没想到,在他娶了儿媳慧茹之后,一切都变了。

慧茹是智民大学室友的妹妹,也是大学生,会计专业。

毕业后投奔智民而来,在我们省城找了一份会计的工作。

俩人谈恋爱,我和妻子都很高兴。因为慧茹长得漂亮,而且也是大学生,跟智民也般配。

给智民买了房子后,我跟妻子也攒了一些钱,想等着智民结婚时候用。

现在他跟慧茹在一起,我们举双手赞成,他俩也如愿以偿的成家了。

起初慧茹对我们客气有礼,我们也觉得这个儿媳儿挺好的。

俩人有了孩子后,让我妻子去照顾。妻子倒也乐意,毕竟那是我们家的又一辈人。

可我妻子有高血压,长期带孩子做家务,身体吃不消。

那年夏天特别热,慧茹躺在空调房里,嚷嚷着要吃西瓜,非让我妻子去买。

我妻子拗不过,只好顶着大太阳出去了。在过马路时,一阵眩晕,来不及躲闪,被车撞上,当场身亡。

本来也是我妻子不看红绿灯,属于有错的一方,但是肇事司机也给了赔偿金。

就是因为这赔偿金我没有给智民,两口子就变了。智民越来越听慧茹的话,渐渐变得不孝顺。

其实,那钱我不是不想给智民,只是一想到我妻子是因为帮慧茹买西瓜才去世的,我心里那道坎就过不去。

妻子去世没两年,我也中风偏瘫了。虽然人头脑清醒,但是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人伺候。

原本以为在这种情况下,智民会照顾我,毕竟他是我辛辛苦苦抚养长大的。

可事实却让人心寒,我住进了智民家,他为了让我少拉少尿,居然都不让我吃饱。

这让我痛心不已,终于有一天,我忍无可忍,托侄儿把我拉回了老房子,用退休金请了保姆照顾我。

然而1周前,智民却又来找我认错,跪在床边求我原谅。

我愣住了,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做。

但没过多久,我终于知道了真相:原来我这老房子要拆迁了,智民是为了拆迁款而来。

我的心被撕碎了一地,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呢?他怎么能这么对待我?

看在跪在床边的智民,我再也忍不住了,抄起桌上的水杯砸向他:“滚,我死都不会原谅你!”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