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姗姗来迟,将它送回了醒来的地方

观察员 207 0

刺痛……但有点温暖。一束阳光透这那腐烂到只剩叶脉的“叶子”,击中了它。它被迫睁开眼睛,“早晨的太阳?还是……傍晚的路灯。”它喃喃自语。“我记得,我应该是个尘埃吧。它揉了揉眼睛,斑驳的叶脉挡住了它的视线。“要是有风……” 一阵微风吹来,“来了……” 风将它托起,连同那“叶脉”一起在空中翻卷……

“原来是路灯啊…”它又喃喃道。这本是一条上世纪的小道,现在被人为翻修成了石板路,还加上了路灯,路旁盖上了房子,人来人往的,那小尘埃这也在这人来人往的翻滚来翻滚去。此时正是傍晚,路灯闪的淡黄色的光,太阳倾斜“靠着”路灯,小尘埃有点分不是清那个是夕阳,那个是路灯了。

微分将它送到了一个路灯的头上。“终于不用眩晕了。” 它抱怨着,一串白烟在它眼睛前升起,消失在空中。路灯下,是一位阿姨,在熟练的翻炒着手抓饼。“我很喜欢她家的手抓饼。”小尘埃贪婪的闻了闻那动人的香味。

“她家的手抓饼无论是肉的还是素的,她都会细心的给顾客加上个鸡蛋”。小尘埃望着手抓饼道,“不过,她似乎最近遇到了麻烦,前几天有几个开着大白车的人将她摊位砸了,好像说城管不允许什么的……”小尘埃的脑袋记不了这么多东西。

夕阳已经完全没入了天际,像是沉入了大海,只剩下一抹抹晚霞,像是夕阳送行的红毯。

小尘埃在路灯上等待的微风把它送回家,它才不要在路灯上过夜。这时,一位男人在路的一头走来,手里是一个工文包,鼓鼓的,因为长期使用,还泛着黄色。小尘埃认为那公文包应该有板砖硬吧…

男人是这里的租客,他来到路灯下的摊位前,要了一个手抓饼,便朝着家的方向走去。微风再起,伴着男人走向家门。小尘埃也跟这风舞动。

男人进了家门,尘埃也靠在了窗边。里面应该是一个孩子的房间,房间的一面墙上贴着一张张金红色的纸张。小尘埃想,这应该对那孩子很重要吧,因为它看到那孩子拿回一张金红色的纸张,他父母就回开心的摸着他的头。另一边是书桌,墙上也贴着一张纸,“百日……高考……什么”。小尘埃不是很识字。

门外传来男人的声音,然后是女人和孩子的笑声,随后房间进来一个男孩,坐在书桌前,在他那黑色的包里拿出一本印着“五三”的书,然后便是“埋头”,书桌上放着一捆用完的笔芯……

天边的晚霞由网,变成了线,然后就是月亮代替了它,月亮斜靠在白天太阳靠过的路灯旁,似乎在寻找太阳的味道。小尘埃有点困了,视线变的模糊,但男孩还在“埋头”。“微风怎么还没来”。

小尘埃抵抗不了眼皮的沉重,闭上了眼睛。微风姗姗来迟,将它送回了醒来的地方,又为它盖上了片崭新的落叶……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