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旱苗枯欲尽,悠悠闲处作奇峰

观察员 毒舌杂谈 322 0

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里,盲从和内卷的袍笏登场已然将修身养性的内在安然剔除于聒噪的主流中,并以尔虞我诈的蒙昧心理将其高贵典雅的气质视为绝对偏安一隅和不思进取的标识。

故而,时代翻新下所萌生的种种流行烂梗早已成为了人们心中顽冥不化的先进代表,因此在潮流的另一端那些真正应该被崇奉的思想精神和文化内蕴绝不应该是遍地纵横的浇风薄俗,而是离群居所的历史遗珠。

焚香抚琴向来被视为文人雅士亲近自然,展示内心情思和开阔胸怀的典仪。琴之声韵,悠扬婉转,意趣高雅,粉碎喧嚣的世俗杂味,在分崩离析的惨烈现实里开辟探索世外桃源的阡陌,并以凝结浩然宏大的天地之气独奏淳朴致远的心声。

任何一种从指尖飘荡出来的不同旋律都有独属于它自己的情思和向往。有的像山涧溪流撞击青石后不断迸溅的水花,澄澈透亮里阐扬着淡泊质朴的精神。

有的像西窗晚雨,青荷初点,静穆里饱含对生命的深情和对生活的恬淡。而无论是哪一种,都是当今社会逐渐趋同化的庸俗风气和物质交易无法相比拟的。

古有"峨峨兮若泰山,洋洋兮若江河",借琴之声韵以"高山流水"的悠悠深情,敬肝胆相照的绵厚友谊。也有"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借琴之声韵以孤鸿鸣渐的凄婉楚歌暗透世间凉薄的悲哀心绪。

即有"重器之中,琴德最优",借琴之声韵以至高无上的爱抚于刑场上作为生命最后的绝唱,又有"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借琴之声韵抒慨超然物外的淡泊境界。

琴之声韵,哀而不伤,怨而不怒,中和平正,悠宛自然。无论是雍陶的"满庭诗境飘红叶,绕砌琴声滴暗泉",还是常建的"江上调玉琴,一弦清一心"都历史真情的书写和美好品质的沉淀。

揆诸当下,在信息大爆炸的时代里,物欲纵横,色相驰骋,所有人被世俗裹挟在尔虞我诈,明争暗斗的洪流里丢掉了本性的纯粹与宁静,而当聒噪和喧嚣成为了外在追求的依托时,我们离幸福恬淡的生活就越来越远了。

因此,修身养性,淡泊深远,便是现代化社会背景里亟待造就的品质。正如,来鹄所言,"无限旱苗枯欲尽,悠悠闲处作奇峰。"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