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兰带给我的不朽春

观察员 230 0

新生的春日从山峦背后徐徐走出,向天地挥洒一片熹微晨光。我为看这场日出,一大早就背着书包踏上了人声杳杳的校园小路。我无意瞥见一缕晨光跳到一棵花树枝头,满树洁白彼时正熠熠生辉。

我恍惚了——我竟一直没都留意学校有这么秀气的白色花树。我走到花树底下,树干上挂着一个不显眼的木牌,上面几个字直击我心底:白玉兰,植于二零一八年。原来,她是白玉兰;原来,她无言间见证了我的青春岁月。

一场春风拂过,纯白花瓣儿簌簌落下,我站在树下恰好接住了一瓣洁白。花瓣与掌心接触的那一瞬,我通过她的视角,将我的青春走马观花又看了一遍……

她第一次见到我时是二零二零年春晨,那时的她花尚开,那时的我已经褪去了与朋友们初遇时的腼腆,真正融入了初一一班。

是一节早读课,初入校园的我们用青涩的嗓音一遍一遍地念着:“初,权谓吕蒙曰:卿今当涂掌事,不可不学……”而她呢,就婷婷地站在窗外,轻晃洁白花瓣,跟着我们一起念着,直到花落了才匆匆离去。

依然是春日,她再次携着花来见我时,我们已搬去楼上,而她依旧站在原地。那日正午阳光灿灿地洒在她身上,春光忍不住在她身上流连。

是午休,彼时我的班级里一片安静,只能听见浅浅的呼吸声,以及三两声笔尖触纸留下的沙沙声。

玉兰树昂头透过窗,看见朋友将椅背向我桌前靠,递给我一张不知传给过几人的纸条,上面凌乱的字迹藏着少年的恣意。

玉兰倏然笑了,她瞧见好几颗纯洁的心彼此相吸。

第三次再见是不久前,她站在幽静的夜里,枝头又缀满了硕大洁白的花,娇嫩的绿叶衬得她又动人了好几分。整栋教学楼只有三楼的灯还未眠,初三生无不拖着疲倦的身子,将自己浸在题海里,渡过又一个追梦夜。

她不忍地看着拼命的我们,于是悄悄地托晚风给我们捎去她淡雅的香。原来白玉兰也在默默地支持着即将奔赴考场的我们。

我收回思绪,却仍立在树下低头摩挲着玉兰瓣。远远地我听见朋友们欢笑着喊我,转过头,眸子里就闯入了她们明媚的笑脸。

沙沙沙……风又起,不知这次吹落了多少玉兰花啊。

我暗暗攥紧了白玉兰,转身向她们奔去。当我穿过春风拥住她们时,心里的酸涩却再忍不住了——这些春风吹落的……又何止白玉兰。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