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光照亮了我

观察员 575 0

我的记忆中有条漆黑的小巷,每天晚上,巷口远远飘出一个光点,那是父亲在等我。

那是秋天,天黑得越来越早。我的数学成绩一落千丈,终于,我加入了补习小组,每天放学被老师留下讲题。

在那段日子里,我最常感受到的情绪就是怕:怕上数学课,怕考试,怕走夜路,尤其怕那条伸手不见五指的小巷。通向小区的路静悄悄的,黑暗中行道树如鬼影重重,风一吹就呜呜作响……然而,第三天,巷口就出现了一道光,那是父亲在等我。

父亲的光照亮了我-第1张图片

起初,我的怕里又多添上了一项:怕与父亲一起走路。父亲的爱是款式有点怪的外套、留在桌上的图书卡,还有深夜与母亲的低声对谈;但这样的爱沉默得过了头,他早出晚归,很少主动与我说话,也很少笑。素日在家,只要妈妈起身收拾碗筷,我们就像是两块石头,尴尬地摆在桌上。与这样的父亲独处,我浑身不自在。

“今天在学校过得好吗?”

“好。”

日复一日,父亲总穿一件蓝色的旧外套,默默站在狭窄的小路旁眺望。我一走近,那光点就猛地一动,那是父亲把手电筒从右手换到左手;接着,他就提过我的书包,照着路带我走过最后一段夜路,回家吃晚饭。终于,我渐渐习惯了父亲的等待。

“今天在学校过得好吗?”

第一次,我有了勇气。“不好,”我坦白说,“我觉得我永远也学不会数学了。”

父亲却并不惊讶,只点了点头。“你妈妈都跟我说了,她说你为这事很上火。你这不是很努力吗?看你,每天放学都比别人迟,回家比我都晚,既然你自己知道上心,就一定会有起色,我看你这次小测就有进步……”黑暗中,我发现父亲的声音是那么沉静、那么清晰,也发现父亲的爱原来如此细致。我庆幸手电筒的光束照在地上,这样,我委屈与感动的眼泪就能悄悄滴落,不被父亲看见。

叶子都落光的时候,我不再是留堂的学生了,可与父亲聊天的习惯却保留了下来。此后寒来暑往,每当生活中再有夜幕降临,我总想起拿着手电等在巷口的父亲。我知道,无论是多黑的夜,父亲的光总会照亮我。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