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落甜涩让我们被柔情包围

观察员 毒舌杂谈 381 0

雾蓝的天被细长的黑电线划成格状,流云蜷在幕布上,许是周遭全无星子的闪烁,一声声的蝉鸣便愈发衬得沉默。可是恍然间我抬头,一枚小月亮却兀自白了天光,莹润了街道,似她的柔情抱了我满身。

看着通风口升起炊烟,我踏着零星的月色回到家,母亲站在灶台前做饭,我便进了房间写作业,自从上了毕业年级,每日都有沉甸甸的功课压在我的肩膀,我望着天色还没暗到浓,想着晚饭应该会晚点,便想沉下心来学习。可等到台灯亮在我的桌面,我却静不下心来了,几时思索又转身掏出压在课本下的物理卷子,闷着气将卷角捏的发皱,可那红字迹让我无奈却又深感无力与退缩。

果落甜涩让我们被柔情包围-第1张图片

我一向不是会为了平常成绩而落泪的人,可到底心里不是滋味,就像被烈酒烧过的燥热的性子,还滴上几滴柠檬汁的酸,我烦躁极了。而母亲那一声声催促着让我出去吃饭,更让我性子躁,只能应付了事,身却迟迟未动,目光游离。走神间,本以为母亲喊罢了声,此刻却又来敲门:“快点出来吃饭,要我叫多少遍!”我只好压下如火烹煎的怒气,不耐烦地应着好。

许是装有心事,又心生烦闷,一餐饭我紧磨慢磨也没吃完,母亲也是看不得我这种性子,随即不善开口,字字都长在我怒火宣泄的风口,我再也压不住,便朝她吼道:“不吃就不吃,真的很烦啊!”甩下这句就回了房间,也没去看她的脸色怎样。

许久我坐在椅子上,月光凉在手边,心情在争吵后也渐渐平静了下来。可能周遭静得出奇,门外母亲的洗碗声便如临在耳。我其实还是怕与母亲争吵的,而方才按捺在心底的烦躁也都发泄了出来,此时便也后悔,心头没由来地慌了阵脚,生怕母亲还生着气,可要我将道歉的话语吐露,心里到底还是说不出口。一时,我犹如被捆绑了手脚,不知该如何行动。

正当我准备打开房门去查看母亲的情况,房门突然被打开了,母亲轻手轻脚地站在门前,我回头看着她,只见她拿着一半火龙果,紫红色的汁水落在她粗糙的手指上,刺进了我的眼,让我心里更加愧疚,“妈妈切了火龙果,你最爱吃了,休息会儿吧。”听着母亲关心的话,我忙接过那一半火龙果,心里却酸涩地想落泪。

她本是气傲的女子,是爱让她妥协。

在母亲的目光下,我舀了口果肉,甜蜜的味道直击我的味蕾,我抬起头看着母亲,她仍然还在注视着我,恍然间我才发现她已是变老了些,心生感慨下,双手也不揪着衣角,终于还是开了口“妈,刚才对不起……”没等我继续说完,母亲便抱住了我,怔忪后我也将下巴抵在她的肩上,贪婪的回抱,她的怀抱很暖,让我一辈子都不想分开。

我说母亲便是岁月的果子,在生活的落花里成熟,将心底的甜和涩都给了我们,合着爱的暖光,让我们被柔情包围。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