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随笔

观察员 毒舌杂谈 306 0

约摸着上次动笔,还是八月中旬,夏浓叶繁,荷花盛开,鲜蕊蜜黄,整日只着着短袖便可,到如今已然是深秋十一月下旬,枝疏叶黄,无边落木萧萧而下,甚是寒凉,着棉袄依旧觉着微冷。其间所遇之事繁多,感悟自然增了许多,便挑出几件事儿浅说一番。

我自然是免不了动动笔墨的,教我几月不动笔,如何耐得住?是因加入了一个诗社,更深入了解了诗词,其实诗社早早便入了,只是未去学习罢了。

依稀记得,当时踏入写诗作词的殿堂,还是现代诗为路引。如今绝句、乐府、词、律诗都是会作了些,自然未写作的这些日子,都是作作词,写写诗来抒其心意以及感悟。

这又是一番雅事乐趣,至于诗词如何去作如何去写,过些日子,便会粗谈几番,拙作自然会择几篇发。这也是一大收获,极大的收获。

再说着便是阅读,让一位喜好文学之人不看书,如何能办到呢?

自八月中旬开始,至现在,读了《文化苦旅》《朱自清散文集》《巴黎圣母院》《汪曾祺小说集》《月亮与六便士》,这些日子快读完《在细雨中呼喊》及《围城》,孔子曾云“学而不思则罔”,看书自然是会生出极大的思索及感悟,然苦于未能同看过之人交流,只可偶尔一人自言自语说说罢。

若诸君中有读过上述几本书者,大可来酣畅淋漓地交流一番。其看书之喜悦及感悟收获,自然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讲完的,往后会再细言。

接下来便是说说未来如何作想了。自从初二结束考重点班名落孙山,目标便一直是空落着的,近来又寻回了光,需是很努力,然若实现了,未来自然是坦途一片的。

在这儿姑且卖个关子,这一次不想大张旗鼓说我欲做何,只愿默默努力,待到蟾宫折桂那一刻,再与诸君来分享喜讯。在寻得此目标之前,初三生活着实是很无动力,每日觉着浑浑噩噩,是所谓摆烂的心态。

但重定了目标之后,便忽觉这萧萧秋日有了胜春朝之景。也明悟了有明确的目标是何其重要,这一点,往后亦会细谈。

夜渐深了,华灯愈亮,黄叶显得越发凄清。睡意已浓,便不再多言。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