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梦

测评君 毒舌杂谈 550 0

恍然间似乎披了锦绣,踏着鹿皮的靴,眼前便是朱楼。前额微微的晕,带着目眩,神志倒甚是清晰,只这面前,却似真似幻的。却才抬头,仰着想看看这高阁的匾,身后兀的一双手便行将推来,轻声催促着快走。周遭弥漫着脂粉气,几乎本能的就要咳嗽,鼻腔里却隐隐泛着一股爽快的味儿。正疑惑着,身后那声音却越发的清晰,虽音调不高,听进耳中倒也清晰,不过细软的略带些嗲意,不免有几分矫揉做作的奇怪。扶着额角,顺着那双手推着,自发的也往这漆门柱里走去。颈上戴着的玉,红绳穿了,来回晃荡着微响,不时碰上锁骨边的皮肤,顿时一股水般的清凉。

这朱楼恍惚着有几分熟悉,却又无从谈起,用力记忆自己的名姓,那太阳穴却又越发的隐隐作痛,只得休了这念头。也不知这是幻是真,但无论与否,游这玉璧红楼,总归非是坏事。只这情景,多少显着奇怪。回头看去那细软声音的正主,那女子却嬉笑着躲了去。而一来二去,心下也有些烦了,只管行走。这一路行中,几次想说上几句,问个来因缘由,但半张着嘴,却一个字儿也吐不出来。无奈,又只能这样走去,走去。

戏梦-第1张图片

两边的情景不多时便变幻着,而背后那推人的女子,却也丝毫无停止之意。无趣之下,后边那人却仿佛心意相通般,又带着些许嗲意,说起话来。虽这嗲音听着人浑身发麻的难受,但听得多了片刻,倒也习惯了,且就边听着,边就向前行去。却像是也怕孤单,那声音一开口,就如江泄了口,完全没个停止。不过,多少也算是解了闷,权且听着。

“大少爷也见笑了,我这地方虽然不小,但值得一看的却还不多,不过这红楼之内啊,倒有那么春意阑珊。这春景虽然稀罕,却也算不上什么珍稀之物,倒是那角屋,虽小了些,但内外华美非凡,也是我们老爷指引着建的。不过就是临着那破庵还是什么破庙,经年累月的破败极了,甚是煞风景。这庙宇早年建这角屋时,也有人跟老爷说了,说是拆了这庙宇才好,只是古怪之处就在这儿了。那动工的人,凡是举了什么锤斧要拆的,立时就是一阵狂风大作。这狂风倒也奇诡,说大罢,那动工的人却一个也没事儿,而说不大罢,那人人手中什么锤头斧头,还都尽给刮去,了无踪影了。那老爷本就为升官晋爵,建这角屋讨个吉利,谁知道出了这么个幺蛾子,老爷顿时就颇为惊骇,生了场风寒。而这拆庙宇的事儿也就这么放下了。大少爷,您还真别说,自从这拆庙宇的事儿放下了,建这角屋倒异常轻松,不过数日便完工了,而且自从这以后,我贾家气运连年攀升,老爷也成了高官,大小姐也入了宫。”

听着,不觉间便进了这园子深处,眼前就是那女子口中的角屋。临了,喉头耸动几番,却突然能发声说话了,倒也奇怪。没怎么多想,便张口问道:“那这角屋里的,又是什么?”

停了刹那,那女子答道:“回大少爷,这角屋里究竟何物,我也不甚清楚,但听老爷和大奶奶说的,似乎是什么玉啊钗啊的首饰。到底如何情景,大少爷您进去,大抵便明白了。”

说着,便到了那角屋门前。屋门紧闭着,上边却一块木匾,其上正中一个大楷,正是“贾”字。甚为奇怪,抬手便要叩门,毫无束缚的手,却完全使不起劲儿来。正奇怪,身后那女子又是出声,喊道:“你们这些奴才,没见大老爷来了,怎么还不开门?若是上报给老爷,你们还有脸在这贾府里头?不知几时便踢出去了。还不快开门?”

左右看看,那一个个媳妇虽都面有怨色,但都敢怒不敢言的模样,诚惶诚恐的来到门前,行个礼便开了门。却到此时,那角屋里点了灯,明晃晃的一时看不清楚,非得进去才行。也是奇怪,便开口问道:“这地方,到底是什么个所在?”

“回大少爷,说笑了。您正是这长大的,如何连名字也忘了个干净?正是贾大观园是也。”

“贾大观园?那你又是什么人?缘何对我如此恭敬?”

“大少爷又说笑了。我正是从前贾母的贴身侍女,如今前来侍奉大少爷,到今天已有许多日子,怎么连名姓也没记住?亏得还是大少爷给起的芳名呢。正所谓袭人是了。大少爷不能在如此耽搁了,否则袭人就要被贾母和老爷责骂了。这红楼宴才开始,大少爷可不能迟到了。”

说完,来不及反应,那袭人女子便是一推去。只眼前明晃晃的闪过,耳边又空灵的飘来那袭人的声音。

“这宴啊,叫做‘红楼梦’,大少爷可得记住了……”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