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在缘起中落幕

观察员 毒舌杂谈 557 0

有开始,便有结束。世间的万事万物,大体上都遵循着这样的一则规律。正如同这普天之下既没有不散的宴席、也没有不亡的帝国,所以事物只要有最初的起始,便必然会有最后的终结。因此,最后的结局在缘起时便已确定,朝阳的曙光才刚刚撕破东方的地平线,傍晚的茜色霞光便已然将天宇渲染上终结的色彩。

这样的观点虽然有些悲观,但却是一种颠扑不破的事实:在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任何永恒。存在的,只是那些或长或短的期限。有的期限,可以蔓延千年万年而不衰朽。有的期限,则会在顷刻与转瞬之间便归于虚无与终结。

也许,尘世的光阴或漫长、或短暂。最后的期限,或许同样会或近在咫尺、或遥遥无期,但是终结的期限却总是存在的。就好像是儿时的上学路,不论我们究竟是刻意绕远、还是抄了近道,最终都还是会走到那扇熟悉的大门前。除此之外,不会有第二种结局存在。

许多敏感而多虑的人,往往因此而感受到伤感、体悟到悲哀。这种伤感与悲哀,同样也是古典中国的文人骚客们时常伤春哀秋的内在情感逻辑。

后来在缘起中落幕-第1张图片

当你看到一株在阳春三月里蓬勃盛开的花朵,旋即凋谢在五月的暮春。当你眺望到无边落木萧萧下,一个曾经繁华美丽的盛夏,到如今,只剩下这凄清悲凉的衰草连天。又何尝?不会生出一种难以言说的悲哀与惆怅,为那易逝的繁华同美好、为那匆匆来到的终结与死亡。

由此展开联想,普天之下的万物生灵皆是如此,像你我这样渺小似蝼蚁、短暂如朝露般的存在,又怎么可能逃脱这宏大规则的约束。进而兔死狐悲、物伤其类,感怀人生匆匆、如在羁旅,一转眼十几年光阴飞逝,却依旧只是马齿徒增、迷茫困惑。

这终结,的确是悲哀的。但是,我们却又不必过分悲哀。即便,我们看到了最后的结局,脚下的旅程却依旧会显得美好。那不可知的美好明天,也仍然会使我们内心悸动不已。即便明知,自己终究会有一个零落成泥的结局,一朵朵美丽的芳花却依然执拗地绽放、一粒粒坚强的种子依旧不屈地发芽。

死亡与终结,或许可以夺去万物生灵短暂而有限的生命,但是却无法夺走万物生灵潜隐于内在的尊严。当死亡以它那丑恶而可怖的面容出现在生命的面前,将每一个美好的时刻毒化、使每一个欢乐的日子蒙羞,甚至令每一缕灿烂的阳光都蒙上黑夜的阴翳。

生命,却总是要以光明的利刃,驱散这恶毒卑鄙的夜。不论历经过多少次结局,在那被野火焚烧的荒原上,总是会有崭新的故事在黑暗处萌芽。再度,撕破那结局与死亡织就的夜幕,在抗争中、在战斗中不断生长,为漫长复漫长的黑夜,升起一轮崭新的朝阳。然而,即便如此,也不要忘记:不论再怎么绚烂的黎明,却也终归无法逃脱夜晚的怀抱。

于是,如此循环往复:黎明化作黑夜,黑夜又孕育黎明。结局之后紧接着缘起,缘起之后依旧存在着结局。后来,我们在缘起中为结局落幕。沉寂的幕后,也许正酝酿着一个崭新的故事呢!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