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妨在酸涩的日子里为自己加一点蜂蜜

测评君 毒舌杂谈 576 0

耗尽了墨汁的水笔在折纸上划出长长一道痕迹,像拖着的一条腿,握紧了冰凉的笔管继续勾勾画画,直到黑水在透明笔芯里如同悲伤的生命,一滴一滴消失殆尽。

手边的手机“叮”的亮起屏幕。草稿纸上的公式在一声声提示音里变得模糊重影,渐渐的按住纸张的指尖触上微凉的屏幕,一串串式子和数字暗淡起来,低微地趴在被风吹起的草稿纸上。

不妨在酸涩的日子里为自己加一点蜂蜜-第1张图片

望着复杂的因式分解和几何证明题苦恼,希望长时间的注视能分解开那串式子,不断的胡乱涂改,周围是同在尖子班的同学高声的讨论。我仿佛是汪洋里的一滴水。

偶尔的,会在走廊上看日落,倾斜的日光渐渐爬上对面的教学楼,一层又一层,婆娑的树影也混上了光。

我自知不能再放任自流了,曾经喜欢在六点钟的清晨赖二十分钟的我在水汽未散的五点钟便靠在阳台上背单词做地理试卷,第一缕阳光奶油似的散发出香味儿。

五点钟的太阳是芝士乳酪味儿的,八九点的太阳是熟脆的吐司香,而正午时分的阳光像烈口的洋酒,喝下肚是灼痛的燃烧。

“凌晨四点钟,看见海棠花未眠。”

喜欢这句话,四点钟起来的人可以享受到夏日里清凉的风和淡淡飘散的花香。逐渐习惯看着太阳缓缓爬上云端,笔下的每一个符号都有了鲜丽的颜色。数学里的每一条性质和定理在我心里有了形状。

我们在熟悉的青春里,每一点细小的苦难都有意义。我们生在生活的江潮里,不使劲向上游就会被大浪淹过。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