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奶奶折下那支细柳,泪珠掉落在那棵柳树下

观察员 毒舌杂谈 556 0

年后,吴三去往火车站,准备回北京工作,踏着家乡积雪初融的土地,带着行李急匆匆地走着,那时他二十多岁,后面有一个将近五十岁的老奶奶,跟在吴三后面一瘸一拐地走着。

地上还有一层薄薄的积雪未融,但是苔痕已经爬满了湖边的石头,积雪也被刚探出头的野草给顶了起来,柳树的枝条随风摇曳把春报道,轻轻的摇动着,把春天轻轻的招呼过来。吴三从家门口的那棵柳树走过,却很难感受到春的气息,只觉得那摇曳的柳条好像在跟他告别。

老奶奶折下那支细柳,泪珠掉落在那棵柳树下-第1张图片

吴三跟在后面的老奶奶,是他的母亲,老奶奶是最不喜欢柳树的,因为柳树一旦摇曳,就是暮春的来临。自己的儿子就会离开自己,去那遥远的城市里工作,只留下一间古屋,以及古屋旁边的那棵柳树,那一棵柳树是以前自己和老伴种下的,但是病魔夺走了老奶奶的老伴,只留下了一张黑白色的相片,老奶奶只能与柳树相伴。

老奶奶叫停了吴三,吴三转过了身,看见老奶奶拉扯着那个柳条,那是春天刚长出来的细柳,也是这个柳树中长得最翠绿的一支了,老奶奶费了很大的功夫,折下了一支细柳,把那一支细柳留给了吴三。嘴不断念叨着,叮嘱吴三去北京的路上,夜里要谨慎些,不要着凉,不要饿着,想家了就回来,到了那里记得写一封信,寄给家中,报个平安。

吴三拿着手上的柳枝,还是不解,但为了不让老奶奶失望,便紧紧的握住那支细柳,点了点头,说自己会早点回来的,可那也只是安慰了奶奶的话,毕竟这一去恐怕要个三四年。

时光也不等人,母子俩在柳树下面说了很久很久,吴三看了看时间,知道自己快要出发,准备转身要走时。老奶奶似乎还要说点什么,叮嘱点什么,吴三不耐烦了,便丢下一句会好好照顾自己,会带很多钱让老奶奶享福,便离开了。

院子里,又只留下柳树和一个孤零零老奶奶,吴三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想要的是比金钱还要昂贵的陪伴。

吴三独自去了火车站,手里还紧紧握着那一根细柳,他不觉得这个细柳有什么用,下了站,到了北京,便把那支细柳放进了背包中,遗忘了很久很久。

在有次上班的路上,吴三看到了路边有一棵柳树,仿佛那个柳树触动了他什么,吴三突然惊起自己已经离家有六年多了,正收拾背包,准备回家的时,发现了背包中,自己所遗忘的那枝细柳,老奶奶所赠予的柳枝,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翠绿,失去了往日的生机。

吴三读懂了柳枝,急着向家中奔去,又去了那个火车站,下了站,走着那熟悉的乡下小路,看见了远处的房屋以及那棵柳树,熟悉的田园风光,那个柳树又长出新的柳枝。但吴三手上的那支柳枝已经没了生机,变得死气沉沉,吴三冲进了房屋,院里院外,四处寻找,却再也找不到那位柳树下的老奶奶。

同样的季节,同样的小屋,还是有那颗柳树的冬天,但是却没有老奶奶在柳树下等着吴三的回归,吴三多想再听到了母亲的叮嘱,不再觉得以前的那些叮嘱不耐烦,但是那些亲切的叮嘱被时间给埋没了。

老奶奶折下的那支细柳,现在已经变得特别脆弱了,随着几颗泪珠,掉落在了那棵柳树下。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