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串数字可以让我拨出,无法听奶奶的呵斥

观察员 毒舌杂谈 522 0

我从来没跟奶奶通话过,除了见面,我们没有任何交集。除了那一通通知去世的电话,我似乎也未曾在电话里听到奶奶的消息。

奶奶的身体似乎从来没有健康过,她潮湿的房间里氤氲的都是药味,还有,她早起做的面香。相册里有一张照片,是奶奶做的番茄鸡蛋面,也是她亲手留在这世间的,最后一份。

脑海里依旧清晰,奶奶早晨推开吱呀的木门,迎着阳光,别上黑色的发夹。虽然到最后,她只出现在我梦里。

上幼儿园的某一年,周一到周五都在奶奶家里。盛夏闷热,我和奶奶睡在一起。奶奶的电风扇很小,很旧,只是简单的绿色框架,与三片蒙灰的黄叶。不能定时,所以晚上不会用它,奶奶说,避免着凉。奶奶便侧躺在我身旁,手执蒲扇,轻摇。

微暖的风带不走几分炎热。睡意未来,耳边却已传来奶奶均匀的呼吸声。我睡不着,悄悄的翻身。奶奶房间的木窗很小。我便看它透过淡淡的光,倾耳听细声的笛鸣。

奶奶倒下得突然,我的电话拨到照顾奶奶的姐姐手机,询问近况。电话的那头,除了姐姐的哽咽,便是奶奶撕心裂肺的咳嗽。

奶奶的声音在电话那头虚弱的、遥远的传来:“你别跟她说!我好得很呢!”

趁放假去看了奶奶,做了刚学会的花甲,奶奶很喜欢。

再一别,就是永别了。

奶奶的笑容被定格在了相框里,灰与白。

那一天,我的及笄之日。也是盛夏。大人们都守在奶奶身边。而奶奶的小风扇,放在他们脚边,噪音很大,却吹着温柔的风。

我握着电话,却没有一串数字可以让我拨出,再听到奶奶的呵斥。

如果天堂有了电话,我有好多话,想慢慢说给你听。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