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是她絮絮叨叨的主场:你冷不冷?

观察员 毒舌杂谈 547 0

“呐,家里来的电话。”老师把我从气氛有些紧张的教室里叫出,递给我手机。走廊上静静的,栏外的樟树叶子随着微微的风籁籁地响,似细语。这天是填高中志愿的日子,看了看手机记录最上面的号码,是妈妈,应该是问我志愿填的怎么样吧。

打过去,“喂,妈妈”,“女儿啊,志愿填的怎么样?第一志愿填二中吧。”我不是住宿,虽然这样的话题也已经早早谈论过,但她还是不放心的,仍旧打电话来确认,我分明听出了她语气中的焦急,对于我人生中第一个转折点,她似乎比我还要上心,想想我, 快中考的这前几十天,我是有些漫不经心的,甚至有点轻傲。

我怎对得起电话那头妈妈焦急的神情,更对不起那些个夜长亮明灯等我回来吃上一口热食的身影。

插卡,“信号已连接。”挂在墙上的绿色的电话机亮出字幕,身后是急勿勿的人影闪过,已是高中,因离家太远,自然只能住宿,“滴 滴 滴,一下一下扣响电话按键。“喂,妈妈。”“是女儿啊,怎么这么久都不打电话啊。”听后,我一顿,没想到妈妈会这么在意我的电话,可每次的电话似乎都只是“最近怎么样。”这样平淡的话语。“怎么样,最近天气变冷了,冷不冷啊?”“不冷”马上回应着。

我知道,只要我说冷她一定是要立马收拾,从几十公里的地方不辞辛劳来给我送衣服被子之类。“不冷吗,但是你睡的被子又那么薄,其实我今天过来了,但你在上课,我就先到寝室帮你把带来的毛毯铺好了,应该不会冷了。”“我一惊,我在上课的时候,那边是妈妈在为我铺被褥,同一时间同不空间,却是血缘至亲的人,我读书,她为我打理,竟让我感到分外温暖。

在后几天,天气便急剧变冷了,在同学寝室友裹紧薄被里,我感到毛毯松松软软的暖意,仿佛又看到了妈妈耐心地顺理床铺的每一处不平整的身影。

直至今日,我仍旧习惯隔几天打一次电话回去,因为那句“怎么这么久都不打电话啊。”一直盘绕在我的心里久久不去。电话内容依然是“冷不冷”“吃了饭了吗”“早点睡”之类,我也照样是回应着“好”,可对于电话那头的人来说也许只是想听听孩子的声音,然后抓住某个时机,尽全力去帮助,因为那爱啊,是只要看到,听到或是触起孩子 遗留在家里的某个物件便如果如泉涌不息的。

而电话这头, 是这无限爱的接收者,听那平淡的声线中偶间跳动的音符,于是也收获了满心欢喜,有人爱的感觉无疑是美妙的。

我与妈妈的联系,因我太多数时间不在家,便是电话,老师的电话,妈妈给老师打去的电话再由老师给我一句话,然后是我打去的。但电话边永远是她絮絮叨叨的主场。看到电话,自然想到的是妈妈,还有那句“冷不冷?”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