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那棵樱桃树,守护着我的记忆

观察员 毒舌杂谈 630 0

久居城市,繁华与喧嚣早已习惯,街巷的烟火气倒也是亲切的。风中造舟,我穿梭在人海之中,踏浪飘帆,摇曳不定,总有一根绳子随时牢牢拉着我,我带着它漂向远方。

那便是我的故乡。

他藏在一亩亩黑土地里。每当秋风扫过这里,那玉米地里的金黄便是故乡人与黑土地的约定。那松花江水滔滔不绝,就像游子离开不回头,此后才急于在这滔滔江水里打捞着回忆……

这是入冬前,我最后一次回老家。停留的时间不会久,我便随意地在屋前屋后走一走。

故乡的那棵樱桃树,守护着我的记忆-第1张图片

这个地方,有着太多往事的痕迹。我一边漫步着,一边回忆着——一棵树也走进了我的视野。薄薄的雪覆盖着它的枝干,冷风袭来,它也浑身瑟索着。

我认出了它,它是那棵樱桃树。我看着它开花、结果、叶落、重来;它看着我慢慢长大。以前被仰视的它,现在快与我齐平。我们不曾有过这样的隔阂:前者在老去,后者在离开。

小时候,樱桃树旁,常围着一群乡亲,谈论琐事。那满树樱桃,恰似星辰,果实外表褐红,果肉汁水充足,还带着一股微微的涩。乡亲拿了几颗,清水随意冲洗几下。还未下肚,酸与涩就已充斥在嘴里,那几丝甘甜一样耐人寻味。这随处可找到的惬意,谁也不会介意谁多谁少。这酸涩是乡下人情有独钟的味道。

村子里居民很多,邻里和睦,在这样大家庭中里生活,时刻充满爱与温暖。夜深了,家家户户都点起灯光,玩累的我趴在火炕上,姥姥给我送来一碗樱桃罐头,我狼吞虎咽下了肚,意犹未尽。外婆擦擦我的嘴角,笑着说:“自己种的樱桃,准是好吃的啊。”从此的冬日,多了一份眷恋。

我也只是路过,想要停下来再看看。可所见的只是几家灯火通明,萧索的村庄里,除了偶尔的炊烟袅袅,没有什么活气。我所记得的景象全不如此啊。我的故乡是热闹的,门庭若市的。是我的记忆混乱,还是本就如此呢……

临走前,我望着樱桃树,“明年我还会再来的,希望还能看见你,满树星辰的模样,我记忆中的模样。”本次的不相送,只为下次更好的重逢它。我收起回忆,坐上回家的车。渐行渐远,我望不到了樱桃树,望不到了故乡。模糊的眼里,只有来来往往萧瑟的人影在徘徊。

果然,我最后成为了松花江里的那一滴江水,不停息地奔向远方。故乡,却只能留在原地,见证一代又一代。

相信那棵樱桃树,一定会在守护着我的记忆!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