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握住你的手,看这沿途幸福之花

观察员 毒舌杂谈 513 0

人生天地间如白驹过隙,我们仿佛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向虚无远方推去,而前方,母亲悄悄举起蜡烛。

在我的印象里,母亲一直都是一个温柔的人。依稀记得,小时候,我总与她走在马路上,她指着广告牌上的字教我读,我用稚嫩的声音应和,那时,一大一小的身影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与母亲的交流越来越少,青春期将我们之间扯出一条不大不小的沟来,眼神是我们唯一的交流方式。偶尔想与母亲说些什么,却不知从哪开始,也只好沉默相对。偶尔看到一对母女在街上有说有笑地走着,一时间回忆与眼前画面重合,小时候与母亲的一点一滴涌上心尖。“妈妈,晚上吃什么?”“妈妈,这个字念什么?”“妈妈,我想养小狗!”“妈妈......”稚气的音色在脑中回响,寒冷将我拉回现实,看着那对母女越走越远,我竟有些羡慕,羡慕她们无话不谈,曾几何时,我和母亲也是这样亲密无间。

高中后母亲每晚都来接我回家,我快速地认出在人群里那个瘦小的身影,快速走到她的身边,其实我总想说声辛苦了,但每每话到嘴边却无法说出口。她默默替我接过身上的重担,无言地走在前面。

可有一天,当我好不容易拜托了睡神的禁锢,从床上爬起来时,我发现离迟到只剩几分钟!无名火窜上我的心头我跑出房间怒瞪着正给我摆弄早饭的母亲大吼:“你看看几点了?为什么不早点叫我?”她似乎有些吃惊,缓缓转过头说:“我看你太累了,想让你多睡一会,早餐马上就......”“我不用你这样体谅我!马上迟到怎么办?批评的又不是你!”我打断了她的话,事实上我根本不关心她说了什么。“现在已经迟到了,赶快跑过去不会误课的。”她也急了,匆匆忙忙把装了面包的食品袋递给我。我突然觉得血涌上头,伸手一挡,她手里的袋子“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我不需要!”然后,便转身“砰”的一声甩上门。

那一刻,我是有点后悔的,母亲的眼神中流露出的无奈与失望让我愧疚难当。我知道不应该对妈妈大吼,可是,我控制不住涌上的情绪。眼泪簌簌落下,果然我是一个糟糕的人。泪水淹没了我无数想法,如滔滔江水奔涌而来将我裹挟,在无声的懊悔中,我度过了白日的时光。

晚上,放学。我极慢地走出教学楼。用什么态度对她呢?认错吗?不,我不想放下面子道歉。可事实上,她都不会来接我了吧......我慢吞吞走近大门。 想抬头却怕对视上那样失望的目光,可我又忍不住用余光扫过家长们的脸。

果然没有来接我。

虽说是早料到到的结果,可我心中仍蒙上一层难过与失落。一步步朝家的方向走去,双腿沉重的叫我抬不起来,我几乎是一点点挪动的。月光照在路上,像是撒满了盐,我的心里,又苦又涩。

开门。温暖的灯光从缝中冲出,落在我的身上。我又急切又恐慌见到我的母亲。我将门轻轻合上,母亲在厨房忙碌的身影闯入我的眼睛,记忆交叠,不同于清晨的是,此刻爱意交织在我心中,我甚至可以看到它清晰的纹理。

母亲听到我进门,忙从厨房里出来,对我笑道:“回来啦!赶快放下书包去洗手,今天做了很多好吃的!”我觉得心酸:“妈妈......”她似乎知道我要说什么,对我说:“没关系,没能按时叫你,是我的不对,妈妈也是第一次做妈妈,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以后我们都改进自己相互理解,好吗?”我重重点了点头,眼泪差点又夺眶而出,我知道这顿丰盛的晚餐,是妈妈对她的母爱所做的无声解释,这幸福的瞬间,就这样慢慢过吧。

我们常感叹岁月无常,身边苦难,总羡慕于别人幸福的闪光中,殊不知,幸福就在我们身旁。瀑布的水逆流而上,蒲公英的种子从远方飞回聚成伞的模样,太阳从西方升起落回东方,我退回校园,忘了十年寒窗,厨房里飘来饭菜的香,你帮我把书包背好,整理我鬓角的碎发,你还在我身旁。人生是个开向死亡的单程列车,但在沿途中,我们仍能看到路边盛开着的灿烂的幸福。“去而不可见者,亲也。”在这样一个见一面少一面的快节奏时代,在这样一个“去而不可见”的时光中,亲情慰藉我们所有负面情绪。

我们常关注她们做的饭是否好吃,却忽略了她们一次又一次地尝试菜谱上的方法;我们常关注书本的知识太难,却忽略了递来的一杯牛奶;我们常抱怨岁月是溶解剂,溶解了我们间的关系,却忽略了是我们的心扉迟迟不肯打开。

天下母者皆如此,她们在儿女面前温柔和蔼,可不见她们背后的辛酸与辛勤,十多年来,母爱这条河总默默滋润我们,丝丝白发也伴我们同行。去而不可见者,亲也,这一刻,我只想握住你的手,好好陪你看一看这沿途的幸福之花。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