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禾未满情正浓,奶奶和我的想念

观察员 548 0

细雨绵绵,纷纷扬扬,朦胧的雨中,润湿的青石板,稳稳地承载着奶奶和我的重量。

奶奶戴上草帽,斑白的头发被藏住,只留下一张风雨洗礼后布满皱纹且枯黄的面孔。她牵着我,时间打磨下的厚茧,磨过手心,搔弄得一阵痒。她带着我,采回了新鲜的蚕叶,放在筛米的筛子里,绿色的叶子还带有清晨的水汽,晕染开了整片翠绿。蚕闻见了蚕叶的清香,昂起头,在空气中晃头晃脑,慢悠悠地挪动肢体,后足向前,把身体拱起一个弧度,前足再向前,拱的小丘又随之下去。它们朝着新鲜的蚕叶前进,前三对足控制住蚕叶,口器张开,啃食出一个小小的半圆。奶奶双眼闭住,双手合十,碎碎念着。蚕吐出的白丝是奶奶未来的希望。

白雾沆砀,来自小满雨水多而密,带走夏日的燥热,整个小城都弥漫水汽氤氲。小满到,奶奶弯腰遍遍摩挲过水稻细嫩的身躯。

奶奶拉住我的手,一老一小走在去稻田的路上。奶奶将裤腿卷起至小腿中间,扶住旁边的土堆,一只脚向后,带动重心向下,当稳稳地踩在湿软的泥土上,另一只脚慢慢放下,双脚淹没在被泥沙浸染成粽灰色的泥水里。我则曲起腿,向下蓄力,跳进泥水中,溅起水花。奶奶此时会骂到:“别调皮。”虽说是骂着,但脸上带着笑。勤劳的人家早已把水稻插好,她弯下腰,手掌外翻,向不同方向拨开水稻,眼睛眯成一条缝,仔细检查有没有杂草。又漫漫划过水稻的茎杆,轻收回力道,留下水稻轻轻地晃动。她一直弯着腰,直到翻看完整片水稻。奶奶一手扶着土堆,一手撑腰,起来时伴着“哎呦”一声。从泥潭里上来时雨靴会带着点点水滴,奶奶摘下手套,轻轻牵住了我,回头望向水稻田,笑着说:“今年的收成只要和去年一样好就可以啦。”

田埂细长,夕阳余晖,回家路上充满欢声笑语。

云朵向大地慷慨的地给予水分。雨水落在杏树叶上,柔柔点过杏子,讲述着万物有情。奶奶抬起手,采下藏匿在树丛里黄中带红的精灵。溪水浸润后,递到嘴边,属于果实的香甜气息涌来。奶奶手中的杏子有一个不起眼的虫洞,但她丝毫不在意,一口向下咬去。我咬下杏子,甜且软,随着牙齿的咀嚼愈发浓厚香醇。我正要扔掉杏核,奶奶突然开口道:“别扔杏胡儿,它象征幸福,准保你一年喜平安乐,幸福美满哩!”

家乡话里,把杏核念作“杏胡儿”,读快后,即为幸福。杏子里有甜,杏核里有幸,话语中有福。

小满,当夏日在天空中挥洒热情,少年的朝气令人心旷神怡,远方小山里,家乡记忆亘古不变。记忆里奶奶不是一个执着于事事圆满的人,她只在意今天过的是否比昨天开心,所以她脸上总是带笑。和奶奶坐在田埂上,双脚在空气里前后惬意地晃动,看雨后万物清新可人;看农人洗得泛白的衣服在风中微动;看白白嫩嫩的蚕一点点啃食着桑叶;看稻谷将满未满……吸吸鼻子,有叶香,稻香,杏香,肥皂香。“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奶奶摸了摸我的头,她微扬起嘴角,开口:“因因,人生有太多不如意,事事都不可能是圆满的。有一个瞬间是圆满的都已经是老天给予的礼物了。你只要踏踏实实做好一件小事,稳重而诚实,像一颗颗将满未满的水稻,即使成熟了也谦虚弯腰。”

远山崔嵬,乡路蜿蜒至尽头,前路漫漫,小满最好,大满则溢。

这是最后的叮嘱也是永远的哲理。

如今,又到了小满。青禾摇曳,将满未满,雨水充沛,给万物成长提供水分,万物贪婪着雨水。家乡永远期盼儿女归家的白发老人,保护我童年的纯真,以后回想起记忆的每一个角落都是散发岁月静好,每一棵稻草都翠绿生机,每一朵小花都有最绚烂的姿态,每一缕风都是轻柔的,轻柔地撩起姑娘的发丝,轻柔地勾起心里最柔然的地方,将稻香灌满心田。生命的流逝让人猝不及防,泪水决堤,但不阻碍我们带着回忆的美好努力向前。

走路慢吞吞的她,好像不能再牵着我走过稻田,但她可以站在绿色的海洋里冲着我微笑,将皱纹挤作一团。我将带着美好的记忆和奶奶的祝福,前进,创造下更好的未来。

小满小满,青禾未满,我想她了。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