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几次微笑,让胆小怯弱的心燃起了烈焰,从此我敢去面对黑暗

观察员 毒舌杂谈 517 0

犹记那一年的初秋,夏日的汽水味还没有完全被风吹远,稍有些聒噪的蝉鸣融合在层层叠叠的云里,细碎的阳光把身后的影子拉的很长,银色风铃在街口轻轻摇晃。

一抹白光洒在舞台上,三年级的我躲在幕布背后紧张地向外张望,主持人的高跟鞋敲着木地板,听到自己的名字后我走向了台中央。手里的稿子已经被汗水浸湿有些发皱了,一颗心狂跳不止。好在随着最后一句话的尾音落地,我成功在观众的掌声中结束了自己的演讲。

回座位的路上隔着两条过道对上了一位学姐的视线,她给了我一个浅浅的微笑。不久后看到她在台上的表现,流利的声音没有一丝卡顿,表情自然不做作,饱满的感情牵动着我的思绪。

灯光打在她的身上,宛如一朵亭亭荷花盛开在台中央。那次演讲她毫无悬念地赢得了冠军,将会代表学校去参加区里的比赛。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她的名字,她是学校的大队长,比我高两届。

后来再想起她的那抹微笑总觉得自己倍受鼓舞,于是我开始像仰望太阳一样仰望她。我把她当做偶像崇拜,在平淡生活里,她就是我的一束光。

四年级时曾有一次去主持升旗仪式,她做为大队长每周都要站在国旗下讲上几段。清晨微冷的空气渗进我的皮肤融化在我的血液里,几缕温和的风绕过校门口的杨柳在发丝缝隙中乱窜。

这次她读的是她刊登在校报上的一篇文章,我也提前读过,本来觉得里面有许多可以学习的东西,可是看到题目旁边是她的名字时瞬间认为这篇文章无可挑剔。她把话筒递还给我的时候又冲我微笑了一下,那是我离她最近的一次。

升旗仪式几个月后,她毕业了。

虽然她的光环随着时间的流淌慢慢消失,但我却一直没有迷失前进的方向。半年后我获得了一次演讲比赛的特等奖,就像她当时那样站在舞台上,手捧着荣誉证书向前方的观众微笑。

一年后我进了学校的广播站,于是我的声音也像曾经她那般常常回荡在学校的上空。校长和教导主任慢慢认识了我,也让我代表学校去参加了许多活动,各种证书奖牌纷至沓来。

看着这些荣誉,我不禁又想起了她。只是她到最后也不认识我,不曾听说过我,甚至不知道我心底的崇拜。

直到我以大队长的身份带领全校宣誓,身边的家人朋友都开始为我感到自豪,我突然发觉原来她的光环并没有消失,当我憧憬光的世界时,我自己也变成了光。

也许她的几次微笑只是不经意间的举动,对我而言却是一次馈赠,在一个胆小怯弱的女孩心底燃起了一抹烈焰,从此女孩也敢抬起头来去追随光,去面对无边的黑暗。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