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深处是故乡,为何有人出去后,就忘记了归乡

观察员 毒舌杂谈 752 0

廖老头家里又有吵骂声了,我皱皱眉,收拾好行李,转身走到窗前,探头去看对面的动静。乡里的灯火是寂静的,四野无声。廖老头家亮着灯,透过橄榄色的窗纱,只看得清几个影影绰绰的黑影。它们来回走动着,倒映着几声刺耳的斥责,忽明忽暗。

我是在田野里跑着长大的孩子,喜欢踩着松香气息的泥土,试图去抓早间尚未消散的白雾,去享受拥抱风的感觉,这是我的野性。用大人们的话说,也就是疯玩儿。由此,我和谁都合得来,除了廖老头。原因仅是我踩了他的地,摘了他几枝春见桠而已。他家的春见树长得太好了,叶片在阳光下闪着莹泽——我找了许久也不见比这更翠,更饱满的叶子。

我仍清晰的记得,那天他痛心疾首地抱起地上一把把散乱的树桠,将泪未泪地蹲坐在地里,连山间兀然而起的鸟鸣也和着他的哀嚎。午后朦胧的日辉照在他身上,照着他被土地压驼的背,衬得他的头发愈加苍白:“可惜喽……可惜……”

后来我去了城里读书,年纪稍长了,也为自己小时候做的那什子荒唐事而感到羞愧。尽管之后没有去故意做什么,但由于心虚,日后看见他,我也是绕着道走。他倒也不介意,看见我依旧热情打招呼,然后拉着我唠家常。

说着我母亲最近膝盖不好,让我多注意注意;说着他家春见熟了,让我带些回去;说着他这一生都活在土地里,没见过世面,让我好好学习,为村里人争光……

乡里的人们向来起的早。在空气中还夹杂着雾气时,他们就背起萝篼踏着秋露,走近自家田里,用锄子凿开一天的劳作。母亲说,廖老头就是从那田坎上摔了下去,伤了腰,还断了一条腿。

十月,灯火不胜秋寒,廖老头的身体状况也大不如前,他的几个儿子也开始争土地。对面隔三差五地传来吵架声,但毕竟是人家的家事,左邻右舍也不好干涉过多。我站在窗前,听见对面的动静渐渐小了,轻声叹了口气。

后来和母亲通话时,她说廖老头几天前就走了。瞬时一阵苦涩蔓延心头,他还是没能挺住季节更替,留在了这年的寒秋,像枯叶归根一样,与土地长眠。

如今,我走出了那个偏远的山村,去了一座他人言语中精致繁华的城市,去了小时候所谓的素未谋面的远方。也明白了为何有人出去后,就忘记了归乡。

廖老头这一生都靠土地活着,每一寸他都曾用脚丈量过。而对他来说,身为农民,所守的不仅是那一片地,几棵树,更是一份鲜艳的情怀,一捧常驻心里的土,是人们记忆里渐行渐远的故乡,是紫色的灵魂,是他的一生。

我想,他该是不悔的,因为,他对这里爱得深沉……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