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的眼中黑黝黝充满了沧桑,年轻时也充满了仪式感

观察员 毒舌杂谈 525 0

爷爷的眼中黑黝黝充满了沧桑,年轻时也充满了仪式感!

漫天飘落的秋叶,纷纷扬扬洒向大地、桌上和你坐过的石凳上。恍然间,我又看见曾经的你正坐在树下的石凳上喝茶。当记忆的年轮回到那-刻,我俩不知是因为什么事而产生了分歧,我没有听你的话,气之下将两碗饭浪费了。

平时对我很温和的爷爷竟打了我,我生气的说:“不就是因为一个事吗,至于这样。”你怒气冲冲的说“这是小事,你坐下来。”我从前总是好奇为什么爸爸和你性格完全不同。

你明明年纪大了,家里人不想让你过多劳累,你却不听。冬天手冻的掌心都有些皲裂,耳朵红的每年都生冻疮。我望向你的眼中黑黝黝,充满了沧桑。你年轻时,也是个生话礼满了仪式感的人。但父母离开后,生活不容易,那时每家都三四个孩子。

“为了让你爸爸叔叔们不挨饿,能上学出人头地,我开始不注重自己,跟你如奶每天于活,有时饭都顾不得吃。连喜欢的毛笔和一些小玩意都卖了。那时候是真穷啊!”爷节说着说着回忆起了自己过去。

我看到相片上的爷爷,英俊还有一些浪漫感。再看看现在,头发花白,手黑的不能看,甚至指甲盖里都有些脏东西。脸上的皮肤更是黝黑黝黑,额头上布满了皱纹。

我摸摸你的皱纹说:“谢谢你,爷爷。我知错了。我觉得你现在也很好看呀!这些皱纹不是丑的代言,是您历经岁风,时光赠予你的礼物。其实每个皱纹都是很珍贵的。”原来您和大多数父母一样,自己吃过生活上社会上的苦,就想给子女们多留一些保障。

父母的爱是与众不同的,就我在小姨家,手肘磕流血了也不哭,可明明在父母身旁时一点小伤都会矫情半大哭闹的人。原来父母在身边时,不论多大都是孩于;当父年离开时,不论多小都会成为大人,爷爷我懂了您对我说的。

门前的桃树上结果了,可年年给我分桃子的老人却不在了。记忆中的每年桃子都是他在身上一蹭,用毛中一裹递给我。我有时不愿吃,可望向他殷切的眼种和伸过来皱巴巴的手便不忍拒绝。

你坐在树下的石凳上背靠树干休息,身旁一群小孩在嘻闹。我走上前说:“去别的地儿玩吧,让爷爷休息会儿。”您醒过来说:“别走,就在这儿玩,陪着爷爷。”说毕,将爸爸给您买的东西分给小孩儿们。“爷爷,我不懂,你为什么不吃。这些孩子的家里人都给他们买了,大伯昨天才给女儿买了牛奶。”爷爷争开眼对我说:“你不懂,我喜欢让小孩围看我,给他们吃。孩们开心,我也开心。”爷爷的眼中闪烁着我不知的殷切。

我坐在石凳上,看着路边玩闹的小孩好像有些懂你了。妈妈再一遍检查好东西说“愣着干嘛,走了。”我们离开了这院子,即便相隔千里家人们也会记得您,爷爷。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 Refresh code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